返回 首页

闻雷

关灯
护眼

第一百五十四章 在下不打女人

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八三看书 83ks.com,最快更新闻雷!

时间倒回一月前,敖靖沧拜访了盛龙帝国的八荒海域之一西海,也就是敖伊伊所在的国度,西海乃妖族所有海域中最西边,这片海域不仅辽阔而且蛮荒,是妖族最大的国度之一。

敖靖沧突然来访西海的首都,与西海王密谈了两个时辰,后就在西海首都沧月城住了几日。

这几日可把沧月城给祸祸得够呛,这家伙从早上开始拜访西海的各大部族以及沧月城的名门望族,头顶着盛龙太子的名头,又手拿着敖世的亲笔信,哪个部族也不敢怠慢了他。

不仅如此,那些大家族的族长们一个个盯着敖靖沧就宛如饿汉见到了香饽饽,那可是妖族未来之主,又英俊潇洒玉树临风,至今尚未婚配,这些老狐狸一个个都是鬼精鬼精的,于是都抢着邀请敖靖沧赴宴,名为接风洗尘领略西海风情,实则每家安排了十来个如花似玉美艳娇媚的黄花闺女来陪敖靖沧,就指望着敖靖沧能风流一回,宠幸了哪个姑娘,那可就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整个家族将飞黄腾达。

可那敖靖沧偏偏不让他们如愿,宴席照赴,酒也照喝,与那些娇媚姑娘们打情骂俏搂搂抱抱热火朝天,但就是一到时辰,必然离席回到自己住所。

这可让沧月城的大佬们傻了眼,没想到这太子爷是个油盐不进的主儿,不过这更让大佬们像是打了鸡血似的,越是如此,那不就说明若是成功了必将回报无穷?

不仅如此,大佬们还忽视了另一件事,那就是他们家中的那些千金小姐们竟然被那敖靖沧迷得五迷三道,一个个吵着闹着死活要嫁给他,家主们又是头疼又是无奈,心中有苦难言,只想说声那你们就争气点儿啊,靠自己的本事去把太子爷勾回来不就行了吗!

如此数天过去,敖靖沧所住的皇家别苑门口从早上开始便车水马龙,人声鼎沸,全是求见太子爷的。

还有数十名各家小姐,期期艾艾坐在马车里,偷偷掀开帘子望眼欲穿,就希望敖靖沧能出现,并将自己请进门去。

奈何敖靖沧就是闭门不出,谁也不见。

此事终于闹得满城皆知,闹到了西海王敖况那里,西海王朝会时一位大佬将此事上奏,并言语委婉地希望西海王能做个月老,将自家姑娘引荐给敖靖沧。

西海王先是一愣,然后眼神古怪地看了一眼朝堂下蠢蠢欲动的各位大官们,脸色露出志得意满、老怀大慰的笑容,悠悠然抛出一句:“诸位爱卿还不知吧?陛下让太子殿下带来的迷信中,钦点了孤之爱女伊伊为盛龙太子妃啊。”

此言一出,大殿里顿时炸开了锅,一众大佬捶胸顿足、长吁短叹,更有甚者痛哭流涕。

敖况顿觉无比舒畅,不由长笑三声,“哈哈哈,众爱卿不必难过,伊伊将来贵为帝后,我西海之所必将福佑万年!”

敖况和西海大佬们本以为此事就告一段落,没曾想麻烦事才刚开始。

既然敖况都承认了此事,想必已是木已成舟板上钉钉了,虽说西海与盛龙千万年来关系并不算紧密,大有诸侯分封之势,但必定同宗同族,西海公主能嫁入盛龙帝室,且贵为太子妃,如此荣耀西海不可能不答应。

可所有人唯独忽略了此事的另一位主人公,西海六公主敖伊伊。

敖伊伊乃敖况最小的女儿,自幼天资无双,展现出来的武道天赋可称得上千年难遇,加之容貌绝美又极其聪颖,被西海王称作掌上明珠,她还尚未成年之时就已完全掌控了血脉神力,后又得敖况真传,在军事谋略上极其出彩,她同样喜好领军作战,常年在西海之外的蛮荒海域征战,堪称文武全才。

敖靖沧初入沧月城时敖伊伊恰巧不在,待敖伊伊回到沧月城,已是五天之后,正好撞见了“百辆马车堵太子”一幕,而且看见了那些为了敖靖沧一个个面色凄婉憔悴的姑娘,待问清了情况,六公主顿时脸色就黑了,却也不好当场发作,黑着脸带着随从就回了王宫,她对那什

(本章未完,请翻页)

么盛龙太子完全不感兴趣,但看样子那家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四处拈花惹草招蜂引蝶,定是个色胚。

又过了一天,敖伊伊终于听到了自己将被嫁入盛龙帝室的消息,她腾地从椅子上蹦了起来,满脸不敢相信,气急败坏就去找敖况确认此事。

正在书房批阅奏折的敖况愕然地看着怒气冲冲冲进来的爱女,笑道:“谁惹孤的明珠生气了?”

敖伊伊俏脸皱成了包子,大声道:“父王!我不要嫁给那劳什子的盛龙太子!”

敖况先是一愣,旋即笑眯眯道:“为何?”

敖伊伊哼了一声,道:“那是个花心大萝卜!况且我也不想离开西海,更对他无感。”

敖况一听就知道女儿定是知晓了近来发生的事情,忍不住哈哈大笑,道:“此事是你误会了,太子殿下从未应允过任何人,身为盛龙使者,那些官场上的应酬总是要有的嘛,你又何须当真?”

敖伊伊完全不信,道:“应酬能把沧月城一大半的大家闺秀都勾搭上?父王你年轻时有这个本事吗?”

敖况闻言顿时脸一沉:“放肆!那都是那些大家族想要攀上帝室的高枝,好能一日千里,从此成为皇亲国戚而已。”

敖伊伊仍是抗拒,撇过头,道:“我就是不嫁!”

敖况放下笔,站起身,打量了爱女一番,走到她面前,神色郑重且严肃,道:“此事不得儿戏,事关我族千年大业,你觉得为父是目光短浅之人吗?”

敖伊伊还是第一次感受到敖况身上那深如渊海的霸王气息,亦是敖况第一次如此严肃地与她说话,不禁小退了半步,摇头道:“父王是西海之主,是西海子民的英雄。”

敖况目光转柔,伸出宽厚手掌,轻按在敖伊伊的头顶,道:“那就听父王的安排。”

敖伊伊低着头,眼中有泪光泛起,她挣扎了片刻,一咬牙,道:“孩儿...不愿。”

敖况眼中神光一闪,怒气一闪而过,又转为欣慰,嘴角扬起,点了点头,笑道:“不愧为孤的女儿,比孤还有胆魄嘛!”

敖伊伊咬着嘴唇,没有回答。

敖况转过身,坐回了椅子,想了想,又笑道:“敢不敢跟孤打个赌?你若赢了,孤便准你不嫁。”

敖伊伊猛然抬头,双眼希冀道:“真的?”

“孤何时说过假话?”

敖伊伊忙道:“敢!”

敖况讶然道:“都不问问怎么赌?”

“不用。”敖伊伊道,“怎么赌我都敢。”

敖况点头,沉吟片刻后,道:“你若能打败敖靖沧,孤便随你意愿,如何?”

敖伊伊双眼一亮,喜道:“此话当真?”

敖况皱眉道:“你这丫头,孤在你心中就如此没有威信?”

敖伊伊急忙道:“君子一言。”

敖况冷哼一声,“驷马难追。”

敖伊伊忧郁的心情顿时一扫而空,面露喜悦之色,立马又眉开眼笑了,“父王,你就等着看我把敖靖沧打得满地找牙吧!”

言罢,六公主就一甩头,趾高气扬地走出了书房。

敖况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爱女离去,良久后,方才叹了一口气,似是自言自语道:“女儿大了,管不住喽,也该嫁出去了。”

敖伊伊风风火火地骑着她心爱的水龙驹冲出王宫,直奔敖靖沧的别苑,心中暗自思量:那盛龙太子既然是个风流好色的家伙,想必修为肯定高不到哪儿去,现在也没时间去了解他了,反正都是要打的,先去会会那家伙。

敖伊伊对自己的修为十分自信,西海敖氏一族可是在盛龙出了名的好战,族中年轻一代自幼就修行武道,祖传下来的顶级妖族炼体术和秘传武技心法不计其数,修行小成就会被丢到西海边缘蛮荒之地去历练,或与大陆人族作战,或狩猎强大的蛮荒妖兽,而敖伊伊又是年轻一代中最顶尖

(本章未完,请翻页)

的那一小撮人物之一,她有绝对的信心与敖靖沧一战。

不多时,敖伊伊就到达目的地,别苑门口已是冷冷清清,想必是都知晓了那事,也就消停了。

敖伊伊脚下一点,身形一跃,就消失在门口,出现在别苑内的空地上。

“敖靖沧!出来。”

敖靖沧正在客厅里悠闲地看着书品着茶,感叹着终于清静了,这几日他差点就被吵得头都炸了,若不是敖况留他多住几日,说是有个十分重要的人要他见一见,他早就溜之大吉了。

茶刚到嘴边,就听见了敖伊伊那一声怒吼,敖靖沧手一抖,茶杯差点掉下地来,他茫然抬头,望向门外,不悦道:“怎么守的门?有人进来都不知道?”

敖衮探出脑袋,低声笑道:“少爷,这位我可不敢拦,您还是亲自去见见吧!”

敖靖沧只觉得敖衮那张丑脸笑得要多贱有多贱,只能站起身,往院子里走去。

敖伊伊等了片刻,见无人应答,正又要开口,就见敖靖沧从门内走了出来。

四目相对,敖靖沧和敖伊伊都略一讶然。

敖靖沧没想到来的居然是个身材高挑、貌美如花的紫衣女子;敖伊伊则有些意外敖靖沧看上去并不像她以为的那样是个外强中干的瘦皮猴子,反倒十分俊美,面色从容。

二人互相打量了一番,敖靖沧笑道:“姑娘,有何贵干?”

敖伊伊冷声道:“找你打一架。”

敖靖沧一愣,疑惑道:“打架?在下似乎没有得罪过你吧?”

敖伊伊懒得解释,道:“打完你就知道了。”

言罢,不等敖靖沧回话,脚下一动,紫光闪烁,临空飞起,右手成拳,直取敖靖沧面门,快如闪电。

敖靖沧被这丫头突如其来的一招吓了一跳,忙侧身一闪,避过了敖伊伊一拳,敖伊伊身子一扭,又是一个鞭腿横抽而来,敖靖沧左手一抬,挡住敖伊伊修长的右腿,二人以一个奇怪的姿势停在了原地。

敖伊伊没想到连续两招都被敖靖沧躲过,那家伙此时还好整以暇地打量着自己的大长腿,嘴角露出令人发指的邪笑。

敖靖沧啧啧两声,嬉笑道:“姑娘长这么漂亮,身材又如此之好,打打杀杀的岂不是暴殄天物?不如跟了在下,在下正好缺一个贴身丫鬟,你看如何?”

敖伊伊俏脸一红,啐了一声,收腿,又是迅猛一拳,“淫贼,找死!”

敖靖沧身子后仰,避过一拳,右手瞬间成爪,恰好将敖伊伊那白皙的拳头全部抓在手中,敖伊伊用力一抽,想要抽回拳头,可却像是被一只猛兽给按住,如何也动弹不得。

敖靖沧见这姑娘十分有趣,又心生逗弄之心,便抬起一根手指,在敖伊伊白嫩的拳头上轻轻来回抚弄,挤眉弄眼赞叹道:“嘶...嫩滑如豆腐,姑娘,在下可舍不得伤了你哦。”

敖伊伊从小到大哪里受过如此轻薄,浑身颤抖,寒毛倒竖,差点就尖叫出声,她又羞又怒,恶狠狠盯着敖靖沧,大骂道:“臭不要脸的色胚!有本事就放开!老娘跟你大战三百回合。”

敖靖沧摇头道:“不放不放,在下不打女人。”

敖伊伊大怒,忽然眼中紫光一闪,口中一声吟啸,整个人气势一变,长发无风自动,汹涌源力从体内喷薄而出。

敖靖沧瞬间松开她,身形闪动,出现在她身后的院子里,一收轻浮,脸色郑重,盯着敖伊伊,沉吟道:“姑娘是皇族血统?”

身为帝室血脉,他对同为一族的敖伊伊何等敏锐,从那声吟啸起,就已断定眼前的紫衣女子必为皇族子弟。

敖伊伊转过身,目光清冷,手一扬,一根紫金长鞭出现,宛如活着的长龙,在空中扭转舞动,吐着紫光,虎视眈眈。

“今日好叫你这登徒子知晓,西海不是你为所欲为的地方!”敖伊伊被敖靖沧捉弄,已是动了真怒。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