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感化暴戾大佬失败后,我被诱婚了

关灯
护眼

加书签 书首页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八三看书 83ks.com,最快更新感化暴戾大佬失败后,我被诱婚了!

一个月后,京城。

刺骨的北风呼啸着,带来了今冬的第一场雪。

沈寒御静静站在甄家花园里的荷花池边,望着暗沉的天空,飘扬的雪。

想起去年冬天,桑浅浅执意要和他分手,来京城前夜, 也是如眼前这般,下着大雪。

那时,她还不知道,自己早已从桑明朗那里知道了她去京城的目的。

沈寒御知道她翌日就要离开,很想见见她。

那晚,他开车到了桑家老宅外。

明知没什么希望,明知不太可能见到她, 可他还是不想离开。

沈寒御凝望着桑浅浅房间里的那盏灯,望了许久。

后来,灯灭了,他以为桑浅浅睡了。

默默站了一会儿,准备离开时,却发现桑家别墅厚重的红木门,被轻轻推开。

一道熟悉的身影,悄无声息地走了出来。

夜色里,桑浅浅穿了件带雪白毛绒领子的羽绒服,慢慢地走下台阶,沿着花园里的小径踩雪而行。

眼看着她朝着大门的方向走来,沈寒御的心跳似乎都漏了两拍。

有那么片刻,他以为桑浅浅发现了他。

不过很快, 沈寒御便知道, 自己多虑了。

灯光与雪光映照着她有些苍白的脸,她心不在焉地抬眸,望了望雕花铁栅栏门,才似乎发现自己到了何处,茫然了几秒,又转身沿着小径走了回去。

后来, 她在花园里那架覆满了积雪的秋千旁停下,怔怔地站了好半晌。

脸蛋都冻得通红,她却浑然不觉,满头满身都落满了雪。

沈寒御怕她被冻着,给桑明朗发了条消息。

桑明朗很快出来,让她回屋,早点休息时。

沈寒御听到桑浅浅的声音,在寂静的雪夜,很轻地传来。

“如果我们真能平安回来,我想重新追回他。.如果,他还没结婚,还肯,要我的话。”

沈寒御听得动容,却也失笑。

想什么呢,浅浅。

他那时想,我怎会不要你。

这种情况绝无可能发生。

然而最终,命运却让不可能, 变成了可能。

他亲口说出最残忍的话, 亲手, 将她推离自己的身边。

沈寒御的目光, 好像穿过了纷纷扬扬的雪花,望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望见了,他很想见很想见的那个人。

方岚快步过来时,便见沈寒御黑色的短发上落满了雪,肩头也覆了薄薄一层。

她不由嗔怪道,“这么冷的天,你怎么不在屋里呆着?”

沈寒御回头,漆黑眼底空寂的荒芜,让方岚都暗暗心惊。

他轻描淡写地说,“这里雪景不错。”

甄家花园这荷花池边,假山层叠,曲径通幽,水声潺潺,平日风景的确很好。

但此刻,大雪漫天飞扬,几米开外雾茫茫的一片,什么都看不分明。

方岚着实看不出,这里的雪景不错在何处。

“我没觉得有什么好看的。”

方岚被池边的冷风吹得打了个寒噤,裹紧了大衣,“寒御,进去吧,我二叔已经带着陈老过来了。甄奶奶让我来叫你。”

沈寒御点头,缓步往回走。

他走路的速度,很有些慢,有种奇怪的说不出的僵硬感,每走一步,似乎都要费很大的力气。

方岚默默跟在身后,心里像是堵了什么东西,不是滋味。

这些天,想要说的话盘旋在嘴边,数次想要对沈寒御说出来,数次,却又忍住了。

方岚行事向来率性,还从来没有这般欲言又止的时候。

可今日她若还不说,以后可就真的没机会了。

方岚咬了咬牙,豁出去了,“寒御,其实,只要你愿意,甄奶奶的安排.我并不会有半分不情愿。”

沈寒御顿住脚步,回头淡淡看了她一眼,“你是最近去了NCSC太忙,忙糊涂了?”

不然怎会说出这种话。

“我最近的确很忙,可还没糊涂。”

方弘益苦心劝沈寒御加入NCSC不成,后来也不知用了什么法子,愣是说服了方岚加入。

方岚才去就赶上几桩大事,忙得昏天黑地,前几天还因为解决不了的技术问题,特意来请教过沈寒御。

方岚正色道,“寒御,我是认真的。”

“我之前一直以为你和桑小姐能和好来着,真没想到你和桑小姐,会走到分手的那一步。我知道你是不想拖累桑小姐,可我无所谓。你忘了你刚上大学那会儿,我就追过你来着?以前有桑小姐,我再怎么在你跟前刷存在感也没戏,所以我也很知趣,只跟你做朋友,可现在情况不一样。”

方岚没敢去看沈寒御的脸色,话既然已经说出口,断然没有再收回去的道理。

她咳了咳,硬着头皮继续道,“要真能和你结婚,替你生个孩子,我还挺乐意的。不但能圆甄奶奶一个心愿,也能圆我一个心愿。而且我什么性格你也清楚,以后你就算不在了,我也照样可以过得很潇洒,绝不会为你太过伤感,所以你也不必担心会影响到我什么——”

从方岚说到结婚这两个字开始,沈寒御的脸色,就一点点沉了下去。

到后来,他似乎忍无可忍,打断了方岚的话:“方岚,我是该说你太看得起你自己,还是该说你太看不起自己?”

他的声音极冷,说话也毫不留情面,“你乐意如何,那是你的事,你凭什么就以为,我放着桑浅浅不肯要,会愿意跟你结婚生孩子?”

方岚脸上火辣辣的烫,简直羞愧的无地自容,却仍是诚恳道,“我没那么大脸妄想跟桑小姐比,但现在不是情况特殊?寒御,五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真到了那天,你身边总得有个人贴身照应——”

“真到了那天,我也无须你操心。”

沈寒御面无表情,冷冷道,“方岚,你我之间,还是如以前一样,保持适当距离比较好。类似今日这种话,是最后一次,没有下次。”

沈寒御没有温度的一字一句,就跟这眼前冰冷的风雪般,裹挟着刺骨的寒意,打得方岚的脸都生疼。

唉,方岚心想,她就不该开这个口的,果然还是自找没趣。

甄家客厅里,甄家老太太脸上带着笑,看向方弘益:“以前你和以欣没能成婚,我和远化颇觉亏欠遗憾。没成想,而今寒御和小岚,倒是能走到一起,也算是冥冥中注定的缘分.”

(本章完)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99mk.la。鸟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wap.99mk.la


书首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