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退圈后她惊艳全球

关灯
护眼

1378 玻璃父子情

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八三看书 83ks.com,最快更新退圈后她惊艳全球!

夜卿阳讥诮一笑,高抬下颌,神情玩味地冲夏烈帝师露出一个讥诮的笑意来,“不才,正是鄙人。”

夏烈深深地吸了口气,忍不住扭头望向盛骁,困惑地问道:“盛骁大人,夜卿阳这鬼修,怎么会成为大人的儿子”提到‘儿子’二字时,夏烈语气格外的迟疑,生怕是自己搞错了。

接收到夏烈质疑的目光,盛骁挑眉说:“怎么?你有意见?”

夏烈:“.”

在盛骁那颇具威胁力的目光注视下,夏烈认怂,主动低头解释:“在下没有,只是觉得好奇罢了,是在下说错话了。”

“我家孩子遭人算计,凭自己能力报仇,那叫有本事,有实力。怎么,就只许烛龙族的少主欺负我家孩子,就不许我家孩子报复回去了?”盛骁虽不清楚夜卿阳跟烛龙族的少主之间存在着怎样的恩怨,但他相信夜卿阳的为人。

夜卿阳向来是有仇必报,有恩必报的好孩子。

仗势欺人,恃强凌弱这种事,他家孩子不屑去做。

听出盛骁对夜卿阳的维护之心,夏烈更是大气都不敢出一口。他也没敢问,为何凶名在外的鬼修夜卿阳,突然就变成了盛骁大人的孩子。

突然,盛骁又开口说道:“对了,以后提到我家孩子,就不要再用‘鬼修’这种听了便让我心情糟糕的词了,烦请用‘亡灵神相师大人’来尊称他。”

夏烈愣住。

他用几秒钟的时间,成功消化掉盛骁这句话的意思后,猛地抬头朝夜卿阳望去。“亡亡灵亡灵神相师大人?”难道昨天深夜里成神归来的亡灵神相师大人,就是夜卿阳?

夏烈脑袋里嗡嗡地响个不停,失态的他都忘了拜见亡灵神相师大人。

夜卿阳根本不将夏烈放在眼里,他神情复杂地望着盛骁,想笑,又觉得不好意思。“父亲还像从前那样,永远都相信孩儿,会立场坚定的维护孩儿。”

盛骁挑眉,反问夜卿阳:“你是我的孩儿,我维护你,不是应该的吗?”

夜卿阳低下头去,嘴角悄悄悄悄地翘起,这次却笑得十分天真。

突然,他听见盛骁说:“我记得你在炼化亡灵内核前曾说过,无论如何,都不许我妄想你喊我一声父亲。”

夜卿阳:“.”

他羞愧又羞赧,忍不住恶狠狠地剜了盛骁一眼,抱怨道:“一个好父亲不该揭孩子的短。”

“生个孩子就是用来玩的。”盛骁感慨道:“我至今还记得你小时候偷穿你娘亲的裙子,在床榻上走来走去扮演女神的往事,好像就发生在昨日。”

夜卿阳彻底自闭了。

这玻璃一般易碎的父子情啊。

而夏烈听到这些隐秘事,更是心惊肉跳,也更觉得这一家人的关系扑朔迷离了。

这夜卿阳,分明是占卜大陆夜家的少主,怎么就成了盛骁和虞凰的儿子。他没记错的话,夜卿阳好像还要比盛骁他们大几岁。

盛骁见夜卿阳是真的生气了,赶紧见好就收。

他朝产房看了一眼,没听见动静,这才对夜卿阳说:“凌霄,我很开心你能回来。”

夜卿阳忽然想起了那顿还没来得及吃的寿宴,他摸了摸怀中骨剑的剑鞘,突然说:“抽个空,咱俩给娘亲做一顿饭吧。”

话题跳跃的太快,盛骁一时间没能跟上夜卿阳的思绪。“做饭?”

夜卿阳解释说:“我记得我离开的那天,是娘亲的生辰。”

盛骁也想起来了。

那天的寿宴,最终还是没有筹备成功。

“好啊。”

两人正聊着,突然听见一阵叫声从房间内传出,却不是虞凰的声音,而是菲曼莉女士的声音:“天啊,盛夫人,您肚子里怎么是两颗蛋!”菲曼莉通过彩超影像,看到虞凰肚子里那两颗硕大的蛋,自认为见多识广的她,也少见的失态了。

虞凰宫缩反应很强烈,小腹有种强烈的下坠感,那种感觉与便意类似。

她抓着病床的栏杆,对菲曼莉夫人说:“我想上厕所。”虞凰觉得自己再不去厕所,就要忍不住了。

菲曼莉夫人回过神来,赶紧按住想要起身的虞凰,“盛夫人,您这不是想要上厕所,您这是要生了。孩子临盆,与想要大便的感觉是一样的。”菲曼莉生过四个孩子,对生孩子那是非常有经验的。

她盯着彩超影像中那两颗蛋,勉强压制住心里的惊愕,对虞凰说:“盛夫人,你按照我说的去做。”

第一次产子的虞凰,选择信任菲曼莉夫人。

菲曼莉见虞凰冷静下来,便说:“第一颗.”她突然一静,停了下来,才表情古怪地说道:“第一个孩子正在为诞生做准备,盛夫人,当你感到有强烈的下坠感时,便要用力。待那股感觉淡去,便喘口气休息一会儿,我们得配合宫缩频率发力,才能更快的诞下孩子。时间拖得越久,孩子就越容易缺氧”

转念想到虞凰怀的是两颗蛋,他们也许不会缺氧,又觉得自己最后那句话是废话。

虞凰听到菲曼莉的提醒,十分配合她。

修炼驭兽诀的她,曾好几次承受过经脉断裂后重组的痛苦经历,因此,生孩子这种级别的痛苦对她而言,已是家常便饭。她紧紧抓住床沿,没有哼一声,只是皱着眉头,配合宫缩发力。

菲曼莉让虞凰自己生产,她则冲屋外大喊一声:“夏烈,准备温水跟毛巾。”

夏烈忙去打水。

盛骁却说:“不用。”

夏烈下意识说:“要用的,稍后孩子出生了,浑身都是胎泥,咱们还是得用温毛巾给孩子擦擦身子了再穿上衣服”

盛骁打断夏烈的喋喋不休,言简意赅地说:“我们的孩子,用不着穿衣服。”

“啊?”夏烈满脑子都是问号。

菲曼莉听见屋外盛骁的话,她盯着彩超影像中那两颗蛋看了看,心说盛骁大人说得对。“夏烈,不用准备了。”

既然老婆跟盛骁大人都说不需要准备了,夏烈虽满心狐疑,但还是乖乖地照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