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退圈后她惊艳全球

关灯
护眼

1373

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八三看书 83ks.com,最快更新退圈后她惊艳全球!

“啧。”莫宵懒洋洋地靠着身下那张玫红色的旧沙发,怀里搂着软若无骨般的蛇缨,指尖把玩着蛇缨的几缕发丝,眯眸斜看虞凰,道出她这样做的真实动机,“你怀疑大道安插在时空管理局中的眼线,还未完全拔除干净,想要趁机引鱼儿上钩,好一起收网?”

虞凰颔首说:“是的。”

司骋这时也朝虞凰望来,目光格外的复杂。他向虞凰问道:“阿凰,难道你连师祖都不放心吗?”师祖待虞凰极好,若虞凰连师祖都要戒备,那她的心思未免也太.

思及此,司骋心里对虞凰也起了忌惮之心。

司骋也知道谨慎行事更稳妥,可神迹帝尊是给了虞凰极大帮助的良师,若虞凰连神迹帝尊都算计,那这孩子的心思未免太深沉了些。她能算计神迹帝尊,也能在背后算计他们。

看出司骋心里在顾忌什么,虞凰并不想让司骋误会自己,忙解释道:“我自然是信任师父的。”

司骋直视着虞凰那双清明镇定的凤眸,感觉到了虞凰的真诚,心里稍稍安定了些。见虞凰没将神迹帝尊一并叫过来密谈,司骋问她:“你让师祖去时空管理局,难道是另有安排?”

还不等虞凰解释呢,布蕾夫人便摇着手里那把缀着牡丹花的华丽团扇,轻笑出声来。她问司骋:“咱们要去办正事,总得派个信得过的人去抓内鬼吧?师祖是沧浪大陆上唯一的帝尊强者,让他去抓内鬼最合适。”

司骋顿时恍然大悟。“倒也是。”注意到师父太虚帝尊也不在此处,司骋问虞凰:“怎么也没看到我师父的身影?阿凰,你是不是派师父跟师祖一起去抓内鬼了?不过师父如今只有帝师初期修为,怕不是那些人的对手。”司骋一颗心都系在太虚的身上,反而忽略了虞凰眼里一闪而过的迟疑。

一直在观察虞凰的莫宵,自然没有错过虞凰这细微的神态反应。

莫宵稍稍坐正了身姿,皱眉问虞凰:“阿凰,你在怀疑太虚帝尊?”

闻言,大家都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司骋赶紧向虞凰问道:“阿凰,难道你怀疑我师父有问题?这不可能!”司骋对太虚帝尊极为信任,他不愿意看到虞凰怀疑太虚,语气急切地解释道:“我拜入太虚帝尊的门下已有一百七十多年的时间,这些年我跟师父关系深厚,时常独处,师父绝对没有问题。”

“若师父真有可疑之处,师祖还能发现不了吗?”

“虞凰,这事或许存在误会,我不相信太虚帝尊会背叛我们。”布蕾夫人还是蝴蝶藤的时候,便被神迹帝尊捡回了内院,是院长日复一日悉心照料,才令她化出人形。

无论是出于私心,还是出于对太虚帝尊为人的了解,布蕾夫人都不相信太虚帝尊会背叛他们。

身为旁观者的荆如酒,反倒成了最冷静睿智的那一个。“囡囡。”荆如酒温声询问虞凰:“你为什么会怀疑院长啊?我看院长那人为人正直仁厚,不像是会背叛三千世界的恶人。能不能将你心里的疑惑告诉我们?”

“是啊阿凰,你倒是说说,太虚帝尊哪里可疑。”莫宵也想听虞凰仔细解释解释。

听到大家维护太虚的言辞,虞凰心里也不好受。

她比任何人都希望太虚帝尊是可信的。

可.

虞凰知道司骋与太虚帝尊感情深厚,她不能一锤子敲定太虚帝尊的罪名。虞凰心平气和,娓娓道来:“昨晚,我故意将所有教授集中到一起,并将诸神陨落的消息告诉他们,也是在趁机窥视他们的过去与未来。却发现,最受我信任跟爱戴的院长师兄的生命线,竟然断在了一年前。而我,竟然看不到他的未来。”

“什么!”司骋激动地从沙发椅上站了起来。“生命线断了,就代表我师父已经死了。那这一年里,我们看到的是什么!”司骋脑海里闪过太虚帝尊的一颦一笑,他下意识握紧双拳,满脸布满不甘,他说:“我不相信。”

布蕾夫人他们也紧紧地皱着眉头,对这件事深感怀疑。

见司骋反应这般强烈,根本不愿意相信自己的话,虞凰也不气恼。她不疾不徐道:“司骋叔叔,我知道仅凭我单方面的言辞,你是不会相信的。那我问的几件事,你如实回答,就知道我有没有在骗你了。”

受虞凰态度的影响,司骋也稍稍冷静了一些。

他重新落座,沉声道:“你说。”

屋子里安静得叫人心慌,窗外风停了,树叶都停止了摆动。

司骋的整个世界里,只有虞凰的声音响起。

“当年我被大道囚禁于复制世界,是盛骁修复了轮回镜,请太虚帝尊联合其他强者教授一起将盛骁送去了复制世界,这才将我成功救了出来。脱困后,在太虚帝尊的一番追问下,我便将圣灵大陆的遭遇,以及我们对大道的怀疑告知了太虚帝尊。”

虞凰直勾勾地盯着司骋,沉声道:“司骋叔叔,我问你,七年前,太虚帝尊是不是去找过你,向你透露出三千世界或将面临着一场灭世之灾的消息。他准备前往黑色之眼去查探实情,而你身为太虚帝尊的徒弟,身为沧浪大陆时空局的局长,自然不能坐视不理,便跟着太虚帝尊一起去了黑色之眼。是不是?”

这件事,只有司骋跟太虚二人知道详情。

听虞凰准确说出这件事的经过,司骋惊疑不定地问道:“你是如何知道的?”

虞凰抬起右手,用食指点了点眼尾。

“原来是通过亘古之眼看到了那段未来。”司骋在众人的注视下,轻轻地点了点头,他告诉虞凰:“你说的,都对。”

虞凰颔首,又道:“你们进入黑色之眼后,太虚帝尊受到大道力量的反扑,还曾受了伤。是不是?”

“是。”司骋点头。

虞凰哀伤地叹道:“.这就对了。”

司骋表情显得十分疑惑,他争辩说道:“这事发生在你们出入内院的那一年,都七八年过去了,跟师父有什么关系?你刚才也说了,师父的生命线是一年前短的,可去年我师父根本就没有受过伤,这一年里的表现也没有任何异常。”

虞凰看司骋的目光充满了不忍,“司骋叔叔,若我说,太虚帝尊早在当年遭到大道能量反扑时,便被大道盯上了,这几年里,太虚帝尊一直在跟大道默默地做斗争,你信吗?”

司骋一愣。

虞凰又说:“当初与叶卿尘的那一战,让大陆上所有帝尊帝师强者修为衰退,太虚帝尊的修为也衰弱到帝师初期境界。可这些年过去,无论是你,还是布蕾夫人,亦或是其他强者的修为,多多少少都在进步。可是太虚帝尊呢?”

“你难道就没发现,太虚帝尊这几年修为毫无增长吗?他的头发白了,身形也佝偻了,就连脸上的法令纹跟眼纹都长出了好几条。可一个正常的帝师境界的强者,何至于衰老的如此快啊?”

虞凰说的这些,司骋早就注意到了。

这些年,他也曾问过太虚帝尊为何修为一直没有增长,容貌看着也苍老了许多。但太虚帝尊每次都跟他打哈哈,拿他活了太久修为遇到了瓶颈来搪塞他。

难道,师父一直在撒谎吗?

“他一直在瞒着你。”虞凰内心不忍,却不得不残忍地揭露真相,“司骋叔叔,太虚帝尊的修为之所以停滞不前,那是因为他日复一日都在同大道做斗争,他为了保持意识清明,便耗尽了所有精力,又哪里还有精力去修炼呢?”

“另外,我昨晚在窥探太虚帝尊过去的时候,看到了他在生命将要陨落前,曾频繁地前往聚神罩前发呆。他那时便知道自己时日不多,他担心自己等不到盛骁成神,这才心中焦急频繁前去查看情况。”

“当亲眼看到盛骁成神归来,看到三千世界真正的希望之光出现了,他便撑不住了,便便彻底被大道控制住了。”说完这些,虞凰已是双眼通红。她侧过身去擦拭眼泪,悲伤地感叹道:“其实,师父早就察觉到了太虚帝尊的真实情况,所以在前往末日战场查看情况时,一直处处保护着太虚帝尊,能不让太虚帝尊耗费灵力,就不让他出手。可他还是没能保护住自己的大弟子”

“派师父去时空管理局,并非我的主意,而是师父自己要求的。”昨日,虞凰闭关结束后,刚离开修炼区,便在时空隧道入口前看到了等着她的宋冀。宋冀将太虚帝尊

他对我说,太虚帝尊是他从乱世中救活的孩子,他得亲手送他离开,否则,我又怎么忍心让师父亲自去诛杀太虚帝尊呢?那可是陪了他几千年的爱徒啊.”

得知真相,司骋已是双眼模糊。

“师父.”司骋脑海里闪过第一次在内院看到太虚帝尊时,对方扮做萌妹子调戏他的画面来。

明明都过去了一百七十多年,可他却清晰地记得他们见面时说的每一句话,他仿佛还能嗅到那日内院栀子花盛开时,萦绕在他们之间的花香。

一切,好像就发生在昨天。

屋外的风,又开始吹了。树叶随着风浪摇摆,山后的五湖街城区中车声鼎沸,人声喧哗。

世界纷纷扰吵闹,但司骋的世界却陷入万籁寂静。

屋内,谁都没有率先开口打破这份沉默,好像谁第一个开口,谁就有了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