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遁逃的爱

关灯
护眼

第194章 番外高朗和宗静薇一

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八三看书 83ks.com,最快更新遁逃的爱!

林子骁和南溪婚礼的头天晚上。

餐桌上,萌萌习惯地跟爸爸说个不停,“爸爸,为什么太阳公公下山后月亮婆婆才出来呢?”

“嗯,大概是因为……”

高朗还在沉吟,宗静薇却黑着脸瞪女儿一眼,“问问问!我说过没有,吃饭时好好吃饭不许说话!”

萌萌委屈地扁了嘴巴。

高朗见她这样,笑着探手过去摸摸她的小脑袋,柔声说:“妈妈说的是,我们吃饭时要好好吃饭,不然肚子会不舒服的,吃完饭爸爸再告诉你为什么好不好?”

“好!”萌萌立即又弯了眼睛。

她最喜欢爸爸了,爸爸说什么她都听。

吃完饭,高朗跟女儿玩到八点多,然后给她洗澡。

洗完澡,又拿故事书坐在床边给她讲故事,哄她睡觉。

女儿入睡后,高朗回房洗澡。

宗静薇在床上蜷着,不知道想什么。

高朗洗完澡出来,问:“我明天要用的礼服准备好了没有?”

宗静薇不应。

高朗望望她的方向,有点无奈,只得自己去衣帽间确认。

原来已经准备好挂在那里了。

回来在宗静薇身旁躺下,又问:“明天你真的不去吗?”

宗静薇仍是不吭声。

高朗虽然看不见她的脸,但还是能感觉到她又在生闷气了。

她生气起来,一张漂亮的脸就会绷得像冰雕一样冷,所以看不见也好。

闭上眼睛,正要回顾一天的工作,忽然听到宗静薇冷冷地嘲讽:“以什么身份去?林子骁的前妻,还是你的情人?”

高朗睁开眼睛,侧头看她,脸色变得严峻,声音也冷下来:“林子骁那一页你还不能掀去?”

“那就保留你现在这一页?”她转过身来,故意轻浮地牵起一边嘴角,挑衅地瞧着他。

高朗也瞧着她,“想要我求婚?”

“不稀罕!”宗静薇嚯地又转回去,斩钉截铁,语气中透着愤怒和高傲。

高朗将她又扳回来。

“我让你拿户口本跟我去登记,你自己不肯,现在跟我生什么气?”

“我傻?”宗静薇反讽,“放弃我堂堂大小姐的身份嫁给一个乞丐一样的男人!”

高朗嗤笑,“那你继续保留大小姐的身份,做我这个乞丐一样的男人的情人,不要再撅嘴巴脾气。”

“哼!”宗静薇一个翻身,再次转过身背对着他。

她是恨高朗不肯为她牺牲一点自尊跟她父亲和解,求她父亲将她嫁给他。

在她看来,他不单不将她父亲放在眼里,也丝毫不把她放在心上。

他根本不在乎她没有安全感。

她父亲说了,如果她执意要嫁给他,那就将她从宗家彻底除名。

到时她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跟高朗在一起已经四年,她仍没有自信得到他的心。

如果她什么都没有了,他想要抛弃她就抛弃,那以后她该怎么办。

本来她父亲对高朗已经放下架子,主动说互相来往,高朗却不领情,坚持到底站在林子骁那边,跟宗家作对。

可知,他是笃定她无论怎样都会跟着他,所以根本不在乎她父亲怎么想。

又或者,他真的一点也不爱她。

后面那个想法让宗静薇心里丝丝作痛。

正在心里自艾自怜,忽然被高朗再次扳转身体。

她恨恨地瞪着他。

高朗望着她,嘴角轻轻勾起,“我要是不理你,你今晚肯定不睡了。”

被他说个正着,宗静薇眼眶蓦红。

“好了,别生气了。”高朗的胳膊搭过去,捧住她的脸,“拿前任来气你男人是很蠢的事,骂你男人是乞丐也严重降低你的身份……你是准备来例假了还是有可能怀孕了?脾气这么暴躁。”

“都不是!”她吼。

“哦,难道是最近我疏忽你了?没尽到情人的职责?”他的大拇指轻轻摩挲着她充满弹性的高傲翘着的唇角。

她脸一红,哼一声,又要转过头去。

“真的好顽固!”高朗捧住她的脸,温柔地亲一下。

她呆了呆,垂下眼帘。

“子骁跟南溪都是先登记后面才举行婚礼,我们也可以。”高朗将她的睡衣领子轻轻往外褪开,露出她雪白的肩头,埋头到她胸前,柔软的唇印上去。

宗静薇滞了滞,仍然嘴硬地说:“才不要!”

“你就是要我求着爱你。”高朗笑,“可是我也想要别人求着爱我呢。”

“既然你不要登记也不要婚礼,那我们就继续做情人吧。”他翻身将她压到身下,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因为愤怒涨红了脸,涂了红色蔻丹的手指张着,露出张牙舞爪的模样。

他一点也不恼怒,心平气和地将她的爪子禁锢住,低头亲她。

她反口想要咬他,他抽离唇,轻笑,继续又亲。

就算她再生气也没用,阻止不了他做想做的事。

……

高朗去参加婚礼,宗静薇在家带女儿。

联网的七十寸等离子电视上正直播着林子骁和南溪婚礼现场,宗静薇扫了两眼,心里暗哼。

本来还觉得很妒忌,但看到新郎和新娘的表情,她又心理平衡了些。

看他们那么别扭的样子,估计比她和高朗也好不到哪里去。

然而就算如此,比起来,还是那女人更幸运,至少林子骁是爱她的。

宗静薇无精打采地坐在那,女儿在一旁全神贯注地“建造”公主的城堡。

“妈妈,我饿了。”女儿清脆的声音忽然响起来。

宗静薇怔了怔,看她一眼。

“我想吃麦片,妈妈。”萌萌说。

宗静薇哦一声,“我去给你弄。”

萌萌高兴地跟在她后面。

宗静薇忽然想到,回头问女儿,“萌萌,如果有一天,妈妈要跟爸爸分开,你想要跟谁?”

萌萌呆住,仰起小脸,“为什么呀?妈妈为什么要跟爸爸分开?”

“我不喜欢住在这里,我想回外婆家住。”宗静薇说。

萌萌为难地蹙起小眉头。

“妈妈,你可以在家里住几天,又回外婆家住几天。”

宗静薇笑笑,仍坚持问:“如果我一直都不回来呢?你要不要跟我走?”

“可是,那爸爸怎么办?”萌萌彷徨了。

宗静薇望着女儿,叹气。

到储物柜那找到麦片,又取了只小碗放到案台上,扭开麦片包装袋的盖子,倒出适量的麦片,然后准备把盖子旋上。

走神间,噗的一声,麦片粉末喷了一脸,眼睛一阵刺痛,宗静薇啊一声闭上眼睛。

真的笨死了,她竟大意压了一下大半空的包装袋,空气把麦片粉末喷了出来。

“妈妈,你怎么了?”萌萌担心地问。

“哦,没什么……”宗静薇忍痛半晌,眼泪冒出来,她不由想要用手去擦眼睛。

高朗的声音忽然传来,“别擦,我帮你看看。”

“哦,爸爸!”萌萌兴奋地跑过去。

宗静薇微怔,有点意外他回来这么早。

高朗大步走过来,将她的脸托起来,低头往她的眼睛里看。

宗静薇感到一阵不自在,她的一边眼睛还在不停地流眼泪,脸上还满是白色的粉末,看上去肯定很滑稽。

高朗当然不知道她的心里活动,观察了一下,撑开她的眼皮,嘴巴凑过去吹几下。

宗静薇一紧张,眼泪流得更多,不禁又想伸手去揉眼睛。

“别动。”高朗拿开她的手,再次撑开她的眼皮,小心帮她将已经被眼泪冲到眼角边上的小块麦片取出来。

“好了。”他轻轻抹掉她眼皮底下的眼泪,又扫扫她脸上的白色粉末,温柔地说。

宗静薇闭了闭眼睛,还能感觉到他的呼吸在不远处,脸微烧,心里却蓦痛。

“妈妈,爸爸是不是很棒?你不要回外婆家住,在这里爸爸会照顾你很好的!”萌萌赶紧顺势利导。

高朗闻言,诧异地看向宗静薇,她瞥他一眼,不说话。

晚上,躺下后,高朗沉默良久,开口:“你跟孩子说你要离开,让她选择跟爸爸还是妈妈?”

宗静薇有点心虚,不吭声。

高朗顿了顿,声音变冷:“你可以跟我耍性子,也可以当真下定决心,但你不能随便跟孩子说些不负责任的话!”

“如果你真的这么讨厌我,跟我过不下去,可以坦诚说出来,我们可以和平分手,孩子那里我也可以提前做好准备,尽量减少对她的伤害!”

宗静薇呆住。

他的话将她瞬间打入冰窟,下午的时候,她还差点被他温柔感动了,没想到转头他就能说出这么无情的话。

“如果你要走,我不会拦你,但萌萌不可能给你。”高朗冷酷地说,“而且为了孩子的心理健康,你要是走,我会尽快跟别的女人结婚,因为萌萌必须在一个完整的家庭里成长!”

“你!你凭什么!”宗静薇一下坐起来,气得浑身抖,“你想让我的女儿叫别人妈妈?”

“那又如何?她需要一个妈妈。”高朗也坐起来,不缓不急地说。

眼泪瞬间从宗静薇的眼眶溢出来。

“我就知道,随便什么女人都可以代替我在你这里的位置!”她恨得牙齿都快咬碎,“但是你怎能把萌萌据为已有!她是我生的,我生的!!”

高朗冷冷地盯着她,她崩溃的样子确实让他心里一阵刺痛,可是他更加生气她的任性,不懂体贴。

“所以我说了,我们结婚,好好地一起生活,但你这样,到底还要折腾什么?”

“折腾?”宗静薇心底涌上绝望,忽然有些歇斯底里,“那你爱我吗?你爱吗?你一点都不爱!你就是为了萌萌想要一个家,将就地接受我!你以为我都没有尊严的吗?我讨厌你的将就,厌烦了这种看不到未来的生活!”

高朗定定看着她,难以置信。

“你认为我就只有将就?我付出的努力,你没看到?”

“看不到,我就是看不到!”宗静薇愤怒地捂住自己的耳朵。

高朗冷冷地看着她,抿紧薄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