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放开那个和尚,让我来

关灯
护眼

67.命中注定爱上你

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八三看书 83ks.com,最快更新放开那个和尚,让我来!

几个黑衣人七仰八叉的摔在地上,古太虚一个健步, 上去就对其中一个想爬起来的男子, “咔嚓,”扭断了对方的脖子,然后手眼急快的夺过对方的刀, 又是对着一个冲过来的黑衣人一刀毙命。

莫玉满脸惶恐紧张, 突然一个魁梧的汉了, 看着莫玉这个弱不经风的小女子,狰狞的提刀杀过来, 莫玉害怕的后退, “哎呦”一声摔倒地上, 男子看着莫玉这么没用, 飞扑过来, 莫玉抬起手腕,摁了一个机括,“咻”的一声响,一直极细的利刃穿出,刺入了男子的眉心,男子“呯”的倒地。

也多亏她这两日的对准头的练习, 才让莫玉假意示弱后, 寻到了对方的空门一击毙命。而这个手上的暗器镯子, 正是出自莫带之手。

看着好几个人死在莫玉和古太虚的手下。

剩下的四五个人开始言语, 他们谨慎的先让一个通风报信的人走开后, 这才开始对着古太虚这个更危险一些的男子, 一起围攻上去。

莫玉着急,按小酒仙的话,一旦报露身份,可就难以在这个世界存活了。

莫玉拔下头上一支看似只是用来装饰用的蝴蝶钗子,同样出自赤羽族人莫带的手里。

——莫带当时做这只蝴蝶钗和手镯时,也只是以防万一,莫玉灵力耗尽时,没有攻击的武器,在这里到是帮了大忙。

莫玉打开钗子的机括,对着逃走的人吹出一只破云金色小飞箭,“咻”,莫玉恨不得捶地,并没有打在逃走的那个人身上,而是打在了他的坐骑的脖子上。

疼痛下,那匹马的速度更快,眨眼就消失在这里。

“怎么办?”莫玉心里没底,恨自己没用。就见古太虚被三人缠住,其中一个男子,紧紧的从古太虚的身后控制住他的行动。

莫玉着急,又一时不知该如何帮忙,眼看古太虚右臂挨了一刀,莫玉定了定心神,再次心想着几人的速度慢一点,果真,几个砍向古太虚大汉的动作又慢了,“没想到她这种似乎与生俱来的能力在这里也能用,”莫玉又吹了两只利箭扎进了两个人的心口。

古太虚在这里的力气大到吓人,他甩开钳制他的人,一记铁拳砸在对方的太阳穴上,那人惨叫,眼眶似都崩裂开来,晕死了过去。

剩下的一个人想跑,已经来不及,被古太虚从身后惯出的长刀,一刀洞穿。

“呼呼,”莫玉喘着粗气,手有些颤抖,她竟然杀了这么多人。

就见古太虚俯下身,对着地上受伤的马匹,黑袍人类的尸体抚过去,一具尸体“嗞嗞”冒着黑气,融化般的湛入沙地。

莫玉眼见这一切,吓得不轻,“古太虚身上还带着化尸水之类的吗?”莫玉心里暗暗的想。

原来古太虚这样的慈悲之人竟能干出这么血腥的事来,能带这种东西,莫非他常常干这类勾当。

比她想象的狠辣许多,尤记得前些天他被几个寺庙中的小沙弥指责都一言不,但在这里的行动堪称杀人不眨眼了。

“你没事吧?”古太虚扫清痕迹后,问莫玉。

“还好,”莫玉不知为何,看着古太虚带着血的手,闻着空气中的尸体焦味,退后了一步。她对眼前这个男人的认知真的是一天一天在改变。

古太虚看着莫玉的样子,眼神闪了闪,没有多说,擦干净手上溅到的血后,从那几个的坐骑上收下来几身干净的换洗衣衫,让莫玉换上,他自己简单包扎伤口后,也很快换好,牵过其中一匹没受伤的黑马,“我们去追那个跑掉的。”

莫玉也缓了过来,知道古太虚说得对,“嗯,他说不定也跑不远,我们赶快去。”莫玉记得他的马受了伤。

——而在这个本源世界,不管古太虚生了什么变化,暂时来说,莫玉还是跟着他感觉最安全。

只是她们追了很远,遇到的只有僵死的马匹,人却跑没影了。天色渐暗,沙漠上的气温极快的下降,莫玉就算穿着很厚的黑袍也觉得自己快冻僵了。

“我们找个地方休息吧,”古太虚望着前不着村,后不着路的沙漠对着莫玉道。他对这个新世界也是一无所知的,但只要有莫玉在的地方,那就比想象中好过许多。

古太虚和莫玉找了一个沙漠地的岩石区。夕阳西下,这些被风化被日照腐蚀的石头,像一个个滨死风干的沙莫旅人伫立在这里,仿佛望着远方。

莫玉有些害怕,但除了这里,这四野茫茫,她也真找不到什么合适的地方。

古太虚从马匹上系着的包袱中拿出干硬的粮食和水壶,放在莫玉面前,“等我一小会,”说着他轻身离开。

莫玉想跟上,却觉得自己冻得手脚麻木了,也许是极阴体质和冰系灵根作怪,莫玉的体质总是比常人更怕冷惧寒些。

“呜呜呜……”风吹过来,沙尘乱飞,莫玉听着这石群中似乎有异响,但她放眼望过去,模模糊糊的又什么也没看到,到是这一堆堆的石块,越看越吓人,仿佛在些微的移动一般。

就在莫玉吓得快缩成一团后,古太虚抱着一堆柴火返身回来,也不知为何,随着他的到来。莫玉觉得周围的阴暗气息竟然悄悄的退走了,只见对方引燃柴火,随着光亮,莫玉也看清了周围,哪有什么古怪,不过是自己吓自己,越是疑神疑鬼,越觉得周围都是古怪。

这些黑袍人想来也经常在沙漠里穿行,马匹上带着常用的器具,古太虚帮莫玉烧开一点热水,递给她,又拿起那些黑袍人黑硬的面制的食物,掰成小块,分给莫玉,“多少吃点吧。”

莫玉咬了一口,就着水吃,也觉得牙要硌得歪掉,到是古太虚,牙口好到能和小黑鼠有一拼,毫无困难的吃了一些这里的食物。

看着一直冻得打颤的莫玉,古太虚的把从他杀人后,就一直保持距离的莫玉捞进怀里。

莫玉想反抗,又觉得周身暖和了很多。想到古太虚修练的九日真经,还有天生的雷火体质,有些羡慕。“这人大概就是天生的邪鬼避退,火力旺盛的那种好体质的雄壮男人吧。”

只是肚子有些咕咕直叫,让莫玉有些难为情。

也不知为何,到了这个世界后,莫玉不仅灵力完全使不出一点,连体质也被打落成了凡人一般,弱得可以。

古太虚嚼碎了一口食物,突然凑过头来,嘴对上莫玉的嘴,意思不言而喻。

“你疯了,”你不嫌弃恶心,莫玉自己都嫌弃好吗?这种对方嚼碎喂她的态度,让莫玉愣住了。

只见古太虚笑笑,露出自己的洁白得过分的牙齿笑笑,显然他也没准备真的嘴对嘴喂莫玉吃东西,不过是闲着无聊逗莫玉而矣。

“拿我找乐有意思啊,”莫玉生气。

“那你是要贫僧喂你吗?”古太虚细心观察莫玉的神色,他不介意和莫玉做任何的事。

你有胆子喂啊,莫玉不过心里想想而矣。认识的时间长了,莫玉大概也知道古太虚这个男人只是不想表现他坏的一面而矣,其实他坏起来,怕连他自己都害怕吧。

他一直是个聪明到可怕的人,只是做为出家人,他要正直仁慈,心怀苍生。但若是没了这层身份,古太虚可不只是古太虚,他还是一个身带古魔之种,本身就坏到让人见到就打颤的特殊物种,不过是他一直在压制这些恶念而已。

由其是这个什么本源世界,听名子就觉得很不简单,还不知道以后出什么幺蛾子呢。

——她这算不算变相的与魔共舞呢,早晚被人那个什么什么了,想到吃干抹净,莫玉觉得对方已经完全做到了。

古太虚吃了些食物,饮了些水,开始抬头望天,莫玉也跟着看了看天,只是半天也没看出什么花来。

“这里果真不是万仙大陆了,”古太虚十分肯定的道,“连星图都和万仙大陆都完全不同。”

完全不同,“你还会看这个,”莫玉也抬头看天,“觉得星星就这样,一片片的,根本没什么概念。”

“我出身大庆朝的古家,而我的祖父是大庆朝的大司命,周易八卦、风水堪舆、寻龙点穴、六爻相术、星图魇术,我自小就有接触的。”古太虚似在回忆,“而我们古家最让人忌惮的就是预言之术,也许是这种奇异的能力,我们古家的人都没有灵根,也没有人走过修仙之路,只到我的母亲嫁到古家,我的出生,祖父突然解了这个禁。”

没想到古太虚在对她说自己的过去,“后来呢?”

“后来我就出家做了成业寺的和尚啊。”古太虚笑笑,把莫玉抱得更紧了一些,而心里生起得那些驳杂的念头,也因为莫玉的气息,让他心里好受了很多,“莫玉,”古太虚又叫了一声莫玉的名子。

“嗯,莫玉静静的听着,空洞的看着天,随意应了一句,突然感觉古太虚的柔软温暖的唇压了下来,与她纠缠起来。

你疯了,莫玉想说,嘴中却只能传出呜咽之声。她是真感觉出来了,古太虚他变了,至从到了这个世界,或者说至从成业寺覆灭以后,他整个人好像从某个既定下的壳子中冲了出来。

心如猛虎,欲望压都压不住,莫玉难逃对方纠缠,想推开,古太虚却是耐心的猎手,只让莫玉自己都受不住后,展开最后的攻击。

…………………………

莫玉被对方压不住的邪火,弄到后半夜,只觉得两腿都有些合不拢。而且莫玉也不知为何,到这个世界后,古太虚连那里的尺寸都更加可怕了,她无法想象自己是怎么承受下来的。

都说男人大了好,大了饱满充实又刺激,但莫玉觉得这个绝对是在某个适当的范围之内。而所谓的持久度,更是因人而异,当女人到达某个点后,后续的时间简直就是折磨了。

好在古太虚并没有刻意控制自己的时间,他适乎很受不了莫玉的主动勾引,只要莫玉愿意拿出合合宗那十几日学的二分本事,古太虚都能变得异常激动。

“莫玉,你能永远喜欢我吗?”古太虚情.动之处,边吻着莫玉,边有些羞涩忐忑的问。他身心俱付,已经没办法想象这个女人有天会离他而去。

“……”莫玉正在平复自己,懒得跟对方说话。

“莫玉,你说你喜欢我,”说着再次压倒莫玉。

莫玉吓了一跳,马上保证,“会的,我会永远喜欢你,”她觉得自己的人生能招架这一个男人就不错了,哪还敢想东想西。“我这辈子,只会喜欢你一个,但你也要保证只喜欢我一个,永远不能变心。”莫玉认真的看着对方,“我希望我们可以好好的活着从这里出去。”

古太虚听着脸红了红,眼里温柔似水,纯情异常,让莫玉差点都要忘了他刚才对自己做的下.流举动。

“你生我生,你死我死,”古太虚突然保证似的说出这样的话来。

莫玉听着敷衍的点了点头。——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恋爱期的男人,说出来的誓言哪能让人尽信呢,何况古太虚这么不走寻常的人。

古太虚看着莫玉心不在焉,抿了抿唇,想说什么,最后又没说,他会让时间证明,他古太虚对莫玉的真心。

——都说男人的荷尔蒙,多巴胺,苯乙胺,一旦过了恋爱期这些激素就不再分泌。也会随着爱情的过去,变成亲情。

所以说,男人的爱情中的誓言是真的,但也真不了几年。

莫玉却不知道古太虚的家族便是出了名的痴情家族,当然这种家族的男人,要不然爱一个女人至死不渝,要不然就花心到底,直到遇到命中之人,或者一辈子都遇不到。

古魔这种生物就算它们放浪不羁,天生性.淫,恶毒邪恶,但一生也只有一位魔后,所有的孩子也只会和这位魔后一起孕育。

莫玉也算捡了大便宜,从古太虚爱上她的那一天,对方的心底便只会牢牢的只存在着她一个,即便莫玉小小的一点爱意,在他们的心里也可以放大无数倍,反之,也能让他们伤心难过许久,心底忐忑不安。

…………莫玉在古太虚的怀里睡得安心,模模糊糊中觉得天光刺眼,睁开眼就觉得古太虚拿手给她遮避刺眼的光线。

“你要累,再休息一会,”古太虚温柔道。

莫玉摇头,她起身,准备找个地方小解,“昨天东西没吃,竟喝了一肚子水,”就觉两腿有些软,生气的怒瞪了罪魁祸一眼。

“我帮你,”古太虚抱着莫玉起来,帮她拉腰带。莫玉羞了个大红脸。“不用不用,我自己去就好,你不是懂星象吗?你昨天有看出我们适合往哪里走吗?你再看看啊。”

“不需观注星象,也可以知道人群会在哪个方向?”古太虚十分镇定的道,他似乎天生就不怎么会迷路。

“我说让你看看,你就看看,”莫玉说着,转了个身跑到离古太虚远一点的地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