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我是丑八怪

关灯
护眼

第047章:不好的消息

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八三看书 83ks.com,最快更新我是丑八怪!

刘拴柱伤势很重,在吴三贵那里获得初步控制伤势之后,我就跟卢迎姗两个开车送他去了东枝市最好的医院救治。经过第二次抢救之后,医院医生才松了口气告诉我病人已经暂时脱离生命危险。

医院VP病房配备有照顾病人饮食起居的护工,所以我不用每天24小时留在医院守着刘拴柱,当然医疗费跟护理费也是非常庞大的,这些钱都是卢迎姗帮忙垫付的。

医院病房里,刘拴柱脑袋跟身体上都缠绕着白色绷带,整个人包扎得跟木乃伊似的,刚刚吃了点东西的他又再度陷入了沉睡。我跟卢迎姗肩并肩的站在病床边望着他,卢迎姗目光很快的从刘拴柱身上移开,最后落在了我脸上:“陈成,廖晨兴的实力实在太过于强悍了,你真的决定要跟他打一场吗?”

我转头看了她一眼:“这个不是我们早就计划好的其中一步吗?”

卢迎姗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刘拴柱,眸子里满是担忧之色:“但我现在还是觉得你的计划太过于冒险,万一你出事了那怎么办?”

我不再跟卢迎姗目光对视,而是转头望向窗外阴沉沉的天空,轻声的反问:“我们还有其他的选择吗?”

卢迎姗闻言沉默下来,她犹豫,嘴唇微微颤抖了:“其实,我可以……”

“你可以什么?”我脸色沉了下来,有点恼怒的说:“你可以委屈求全,对廖晨兴妥协来乞求他不要伤害我?”

卢迎姗确实有点这个想法,因为她想到几天之后我跟廖晨兴的约战她就很揪心,尤其是刘拴柱跟廖晨兴打架的惨重代价此时就活生生的摆在我们面前。卢迎姗知道如果我跟廖晨兴打,那么输就是死!

这会儿她见我脸色难看的用严厉的口吻责备她,她就有点又是感动又是郁闷委屈,丹凤眼不服气的在我脸上瞄了两下,说道:“小陈成,你真是态度越来越霸道了呀?在营地我是教官你是学员,私底下我是你姗姐,你竟然动不动就敢苛责起我来了!”

“哼,做错事就要被苛责,如果严重的话还要受到其它更严重的惩罚呢!”

我说这话的时候,目光就故意朝着卢迎姗如瓜臀部瞄了一眼,卢迎姗自然是瞬间明白了所谓的更严重惩罚就是打屁股。

她那张充满古典美的鹅蛋脸上瞬间多了一抹胭脂色,丹凤眼也下意识的眯起来,眼梢带着羞赧跟春意。不过她并不是那种忸怩的小女生,反而媚眼如丝的跟我四目对视,似乎一点儿也不害怕惩罚,还故意的像美女蛇般贴上来,在我耳边故意用嗲嗲的口吻魅惑我说:“小陈成,我不怕你!”

我一个热血方刚的年青男子,哪里受得了大魔女这样的调戏,这会儿除了有点窘迫之外,心脏也是忍不住一阵砰砰乱跳,有点犹豫要不要在她屁股上来一巴掌看她怕不怕?但是这里是病房,刘拴柱还在陷入沉睡,我努力的让自己理智一些,退开一点避开大魔女,岔开话题说:“我不跟你胡闹,时间不早了,我们也该先回营地了。”

卢迎姗望着我面红耳赤的腼腆男生模样,她就忍不住吃吃的掩嘴偷笑。

我们两个从住院部出来,然后朝着停车场方向走过去。卢迎姗注意到我走路微微有点弓着腰走路,她眼角余光朝着我裤子上瞄了一眼,然后就有点儿明白了怎么回事,她那张鹅蛋脸一下子变得潮红了。

我没想到自己的尴尬处境还是被卢迎姗注意到了,瞬间就更加更尴尬起来,心想要不是你这大魔女刚才故意贴上来调戏我,我至于这样吗?

卢迎姗眼角含春,她眼珠子溜溜的转动了两下,然后一边跟我肩并肩的走路,一边凑近我耳边细声的说:“小陈成,你该不会还是个小男生吗?”

男生兑变成为男人,就要经过那种事情,而我确实还是个男生,所以听到卢迎姗这话就有点恼羞成怒了:“喂,大魔女,你问这个干嘛?”

大魔女是我偷偷在心底给卢迎姗起的外号,她这会儿听到我这么称呼她,她也是微微一愣,不过很快就笑了,揶揄的说:“当然是关心你的生活情况了,小陈成你过几天就要跟廖晨兴单挑干架了,要不要大魔女我先帮你解决男生兑变男人这件大事情?免得打输了以后就没有机会了,留下人生遗憾。”

我闻言就睁大了眼睛,心脏一阵小鹿乱跳,忍不住想卢迎姗这番话怎么听着好像在暗示我什么呀!

旋即我就想起小时候在孤儿院饭堂看黑白电视机,里面播放的那些老旧武侠电视剧,那些大侠跟大恶人进行决斗前夕,不都是有美女以身相许,让大侠从男生兑变成真正的男人的吗?

我忍不住想过几天我就要跟廖晨兴进行决斗了,生死未卜,卢迎姗该不会是想着来日苦短,想要跟我试试那啥的滋味吧?

这么一想我心跳就更快了,下意识的在大魔女妙曼的身段上迅速的偷瞄一眼,然后红着脸问:“你说的是真的?”

大魔女扑哧的笑了,伸手撩了撩耳边的一缕秀,风情万种的说:“当然,这种事情都没有尝试过,那么如果死了岂不可惜?”

我知道大魔女平日喜欢调戏我跟开我的玩笑,所以我此时虽然被她说的很心动,但是还是很谨慎的问她:“先确定一点呀,你说的事情是不是男女之事?”

大魔女竟然点点头说是,然后还似笑非笑的问我到底要不要试一试?

我就扭扭捏捏又是害羞又是腼腆的迅速点了点头,小声的跟大魔女说:“想试试别人说的那种最美妙感觉。”

“好,我们走!”

大魔女还真的拉起我的手就走,也不去停车场了,她带着我直接就走出医院,然后顺着一条街转入一条比较偏僻的巷子,巷子里竟然到处都是粉色的招牌灯箱,竟然都是些大保健的场所。

我正有点狐疑大魔女不是要跟我去开房的吗,然后大魔女带着我就要走进一家写着富贵人家的足浴场所,我连忙停下来不走了,瞪大眼睛问卢迎姗来这里干嘛?

卢迎姗就满眼揶揄笑意的说:“当然是带你来这里找个富贵人家的小姐,帮你从男生兑变成男人了!”

我闻言如同被晴天霹雳击中,然后立即明白被大魔女捉弄了,在心里骂了无数个我去,恼羞成怒的说我改变注意了,我还是继续当我的男生好了。

卢迎姗望着我吃瘪的样子,她就终于再也忍不住的笑起来,笑得花枝乱颤。最后实在看我脸都黑了,她才勉强止住笑,亲密的挽着我的手离开这里,同时还笑眯眯的跟我说:“小陈成你该不会是想跟姗姐我爱爱吧?”

我闻言好尴尬,死活不配合她了,免得又被她再次捉弄。

卢迎姗也无所谓,她就亲密的挽着我的手逛街,嘴里轻描淡抹的说了一句:“记得过几天跟廖晨兴战斗,你一定要活下来,只要活下来什么愿望都会有机会实现的呢!”

我闻言没好气的撇了她一眼,心想她该不会是暗示我说我跟她以后有希望吧?

我们两个开车回到营地,当天无事,但是第二天中午卢迎姗就被炼狱大老板叫到东枝市炼狱公司写字楼述职,卢迎姗回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变得失魂落魄起来。我见到她这幅样子就知道肯定生了什么大事,焦急的追问她怎么了?

卢迎姗最后脸色惨白的告诉我一个消息:她是炼狱大老板廖文山当年从人贩子手中买来的,而且还签了炼狱的终身教官卖身契,廖文山相当于她的主人。现在廖文山要求她嫁给廖晨兴,而且过几天订婚,订婚的日子也是我跟廖晨兴约战的日子!

我终于明白,廖晨兴为什么要把约战的日子放在五天之后,而且还说什么是他的幸运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