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重生之牛气人生

关灯
护眼

第10章 堂哥的龌龊事

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书末页 进书架
八三看书 83ks.com,最快更新重生之牛气人生!

波多Y结衣!

而且,莫名看得津津有味,呼吸急促,竟然不知道莫墨进门。

“哥,这个阿姨好可怜,命运悲惨,竟然被几个大叔用绳子捆绑欺负,我十分同情她!

哥,现场证据足够,你一定要上法院为她主持公道,伸张正义,让世界充满爱!”莫墨站在堂哥背后,同情地说,脸上流露出万般悲愤与伤痛,可眼睛还是死死地盯着屏幕上的人物动作。

“啊!”

突兀出现的声音,让莫名惊叫一声,恐慌地关闭视频,一脸尴尬,脖子迅速赤红延伸到双耳,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对莫墨的话更是感到无言以对。

莫名看着堂弟莫墨那义愤填膺的稚嫩小脸,一本正经的模样,忍着不笑,咳嗽几声掩饰自己的尴尬,然后也装作正经地说:“小弟,你说的太对了!哥哥支持你,不过你可不要告诉别人呀!”

莫名一边暗自愁,千万别告诉别人呀,要不你哥的正义形象就没了。

他一边又对堂弟冠冕堂皇的说词感到啼笑皆非,不可思议,这小家伙是真懂还是假懂呀。

莫墨抬头挺胸,大义凛然地说:“哥,我想跟大伯说的,要不你会打官司?”

“别,别,哥一个人能搞的来,我爸太忙了。”莫名听到堂弟的话,可真慌乱了,哄着说,“要不,哥给你买糖吃行不?”

“哥,我可不喜欢吃糖,吃糖会蛀牙。”莫墨摇摇头,顿了下说,“我这个暑假作业还没做完呢!”

“哥帮你写!”莫名暗骂着,尼妹的,吃糖跟作业有屁关系呀,想不到我这个高中毕业生还要帮小学生写作业,悲剧呀!

“那我开学的作业,太多了!”莫墨继续一脸苦闷。

“哥全包了!只要你不跟其它人说,包括我爸!可行?”莫名大拍着胸膛承诺。

“那我多不好意思呀!”莫墨突然挠挠头,不好意思笑了笑。

“不用不好意思,不过你得会,要不我可害你了。”

“哥,你放心吧,那些我都会,太简单了,就是作业太多了。哥,先帮我查下这几年狗头金的拍卖交易价格。”

莫名也不知道堂弟为什么要查狗头金,还是给他查了,反正今晚这事他认栽。

莫墨其实也能从系统上得知狗头金的价值,叫他堂哥查,一是为了确定,心中有数;

二是好在家人面前掩饰,若是问起他如何知道狗头金的价格,他有个好交代而已。

十几分钟后,莫墨从搜索到的结果,有了一些了解。

这个时候,屋外传来浑厚的声音,莫墨得知大伯回来了,向堂哥说道:“谢了,哥,那就这样吧,大伯回来了,我先找大伯了!”

莫墨走之前,打量了下他堂哥乱糟糟的屋子,还有他那邋遢、油乎乎的型,说:“哥,你这屋子也太乱了,还有你那型,也不整理一下。”

“走吧,走吧,记得呀,那事千万别跟其它人说呀!”莫名开门欢送,也不想再提屋子和自己型的事。

此时他巴不得莫墨这个小家伙快点走,他再呆多一会,真不知道还有提什么要求,CAO尼大爷的!

不对,他大爷就是我爸!

看着莫墨刚走出门不远,莫名速度把门关严,趟在床上大呼一下,真是憋死老子了,不过回想堂弟的话,禁不住又大笑起来。

“卧靠,我这小弟怎么突然变聪明了?怎么变得这么奸诈?竟然敢威胁老子!”

莫名暗骂着,再看看衣柜里的东西,十分暗幸没被他现,嘿嘿笑了会,又回味了一下,打了一响指,“不错,那家伙有我的几份神韵!咱莫家有接班人了!”

……

哎!

莫墨叹了口气,走出堂哥的房间,在大厅看到了一个中年男人。

这中年男人就是莫墨的大伯莫华,面相儒雅,微胖,穿着宽松的西裤衬衣,嘴里抽着烟,一个典型农村干部的形象。

莫华看到侄子莫墨时,一脸慈祥的笑容,摸摸他脑袋:“哟,小莫呀,今天这么高兴!”

“嘿嘿,我天天都这么高兴!”莫墨笑嘻嘻,能不高兴啦,自己的作业有人帮写了,叫他一个曾经的社会大学毕业生再写小学作业,那岂不是活受罪!

“大伯,我爸有急事找你。”

“哦,走吧!”莫华没多问,拍了下莫墨的肩膀,一起走。

一会后。

莫墨母亲看到儿子和他大伯进屋后,把门关严。

莫华有些狐疑,问:“有什么事,看你们这么急!”

“大佬,你看下这东西,小墨捡到的!”莫耀从抽屉拿出狗头金,递给莫华看。

“这?这是黄金?得有几十克了,怎么也值几千块钱了。”莫华眼神一亮,接过狗头金,赞叹说,“啧啧,小墨你运气真好!”

莫华拿起狗头金端详,两眼突光芒,惊喜地说:“咦,不对呀,这是狗头金,我在电视里看过类似的,也看过新闻报道,那就不是几千块的事了,虽然块头小些,但卖几万块都可以了。”

“小墨说不止一万块钱,我也不相信,所以叫你来看看,你眼界广阔一些,见过世面。”莫耀听到大佬这样说,确信不止万把块钱了,更加欣喜,宁兰馨同样满脸喜色。

“小墨,你懂得这么多?”莫华转头问侄子,有些惊讶他的见识,一般小孩可不懂这些。

“从堂哥的电脑,上网查到的。”莫墨一脸嬉笑,转移话题说,“大伯,我爸可不会卖这东西,还得叫你来帮处理。”

“墨墨,你在哪捡到的狗头金,捡的时候有旁人看到没?”莫华思索了下,郑重地问。

“两公里外的崩山,破罐里!”

莫华摸下胡渣,有些疑惑地说:“崩山?那里根本不存在金矿,我们村都从那里挖山石铺路。

真是奇怪了,一般来说,现狗头金的地方,都会存在金矿。我猜,估计是一些老坟随葬的。”

“我觉得也是,当时我也翻找了,我捡到就用衣服包住了,没人看到。”莫墨又撒了一个谎,看来想赚点钱那么难,都得费尽心思编故事,要是那么容易编,早写小说去了。

“没人看到就好,若是别人看到,那就麻烦了。要是狗头金大,都不好处理了,什么国家矿产资源部会上门,有时候钱多可不是什么好事。”莫华听完莫墨的话,淡淡笑了笑说,也就放心了,转问他父母,

“细佬,你们想什么时候处理这个狗头金?”

上一章 目录 书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