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邪王盛宠下堂妃

关灯
护眼

第两百八十八章 快点给我解药

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八三看书 83ks.com,最快更新邪王盛宠下堂妃!

苏安然动作迅速地将美女的衣服剥下来换到自己身上,然后将她扛到床上,盖好被子。又匆匆弄好头,从怀里掏出一块白纱蒙在脸上,一切布置妥当,才端了桌上刚出炉的糕点,敲了敲隔壁的房门,用柔媚似水的声音说道,“环儿姐姐,妈妈让秋雯送些糕点来。”

“进来吧。”

苏安然嘴角抽了抽,真是春光无限好!

两个美女香肩半露,酥胸半现,正软体动物般缠在一个男子身上,男子乌黑的长披散,遮住了半边脸,白色长衫敞开,露出结实白皙的胸膛。

环儿倒是衣衫齐整,端坐在古琴旁边,双手微拢,应该是一曲刚毕。

苏安然迈着平生最细碎的步伐,低调地扭着小腰,将手中托盘放到桌子上,从这个角度,她可以看到秦玥露在外面的半边脸上挂着暧昧的笑容,微闭的星眸闪了闪,“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子秋雯。”

“留下伺候吧。”

“是!”

“倒一杯热茶。”

“是!”

苏安然倒了一杯热茶,双手呈到他面前,他动也未动,薄唇掀了掀,“过来!”

苏安然眼睛飞快地闪了一下,垂下眼眸,移到他的身边,茶杯还没送出,却被他猛的一把拉入怀里,手臂箍着她的腰,苏安然忘了掩饰自己的声音,惊叫道,“公子!”

茶水泼在他的胸口,白皙的皮肤已然泛红,他却没事人一般,唇边勾起一抹笑意,扫了一眼身旁的女子,沉声道,“你们都出去吧,记得,任何人不得打扰!”

“是!”美女们依依不舍地看了他一眼,走了。

苏安然等她们出了房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放手!”

秦玥抚了抚头,露出整张俊脸,挑了挑眉,“秋雯?”

“怎么,对我的名字有意见?有意见,保留!”苏安然气咻咻地打开他的手。

秦玥脸上带着一抹邪恶,凑到她的耳边低声道,“伺候,苏小姐知不知道什么叫伺候?要不要本王教教你?”

“小女子当然知道,”苏安然妩媚地笑道,“不过,麻烦三皇子先松手,不然小女子怎么伺候好三皇子呢?”

他令堂的,就知道刚才那高亢的一嗓子暴露身份了。

“好啊!”秦玥缓缓松了手,望着她的眼中满是戏谑。

看姐姐笑话是吧,整不死你!

苏安然取了一只干净的酒杯,手执白玉壶缓缓倾泻,晶莹的液体流动,优雅的声音飘入秦玥的耳中。她用干净漂亮的手指将酒杯举至他的唇边,红唇微启,“三皇子,安然敬您一杯。”

秦玥笑睨她一眼,“你这杯酒,本王不敢喝。”

“三皇子可是看不起安然?”她黑亮的眼中全是伤心,红唇委屈的翘着。

他含笑不语,只静静地望着她。

苏安然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手都开始打颤了,他却不张嘴,看来这家伙识破她的伎俩了。

无法,刚想撤回酸的手,却被他一把握住了,深邃的眼中翻滚着她不懂的东西,他用力将她扯到自己怀里,就着她的手含住了酒杯。tGV6

这副场面,从侧面来看,确实令人想入非非。至少,刚闯入房门,一脸怒气的沈妃被气了个结结实实,指着抱在一团的两个人,半晌才顺出一句话,“你这个不孝子,真真想气死你母亲!”

言罢,身体一晃,竟向一旁倒去,秦天忙扶住她,亦一脸恨铁不成钢,“三弟,你太过分了,父皇刚去世,行事怎可如此放浪?”

苏安然明显感觉到搂着她腰的手臂抖了抖,不由抬头看了他一眼,只见他双眼深沉似海,翻滚着痛苦和愤怒,他紧抿着嘴唇,似乎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只是,他们并没有看到。

“三弟,跟大哥回宫,此事便不再追究!”

秦玥浑身震了震,他的脸上已经泛起不自然的潮红,连眼眶也红了,苏安然知道,药效上来了。

“哈哈哈”他低沉而磁性的笑声在屋里响了起来,“美人在怀,我怎舍得走?让我回那冰冷的皇宫,还不如让我死在美人温暖的怀抱里。我的小美人,我看你往哪儿逃。”

“玥儿!”

“三弟!”

秦玥丝毫不理睬两人愤怒失望的叫喊,将苏安然扯到怀中,一双手在她的背上摩挲,嘴巴往她脸上凑,却并没有真的亲上去。

沈妃已是极端失望,美丽的脸庞颜色惨淡,要不是秦天扶着,她早就瘫软在地,“天儿,我们走吧,就当我从没有养过这个儿子!”

秦天深深地望了他们一眼,向身后的侍卫使了个眼色,扶着沈妃走了。

苏安然刚要推开秦玥,却听到他比蚊子还小的声音,“外面还有人,帮我。”

她立马反应过来,秦天故意让沈妃看到这一幕,就是为了试探秦玥,而自己下的药刚好促使他演出了精彩的剧情。想必秦天还未完全相信,派了人守在窗外偷窥呢,娘的,一群变态!

他的手又摸到她胸前,她忍不住想打开,却感觉一个冰凉的东西迅速滑入她的胸口,而他的手却没有停留,移到了她的腰间。

“好热!”

秦玥眼神开始迷离,胡乱扯着身上的衣服,本来就松松垮垮的衣衫被他脱掉扔到了地上,苏安然心中警铃大作,慌忙起身欲离开,却被他伸手捞到身边,刺溜几声,撕碎了外衫,还好她里面穿着保守的内衣,不然全曝光了。

完了,自讨苦吃,下什么药不好,偏偏下春药!

苏安然恨得只想撞墙,可某个情的男人并不给她机会,拦腰抱起她冲到内室,将她扔到床上,拉下纱帐就要办事。

“停!”

苏安然双手撑住他,生怕他饿虎扑食,哪知他只是躺到她的身旁,紧紧握着拳头,痛苦的闭着眼睛喘息,“解药,快点给我解药。”

“马上啊,你等等!”苏安然慌忙翻衣服,半晌,哭丧着脸说道,“在外衫的衣袖里,被你扔在外面了!”

秦玥实在没有力气火了,舔了舔干涩的嘴唇,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叫!”

叫什么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