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赠给爱情一张床

关灯
护眼

第十七章 指责

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八三看书 83ks.com,最快更新赠给爱情一张床!

和蓝晓萱坐着同一辆出租车回了家。这一路,我始终看着窗外,而蓝晓萱则闭目养神,我们一句话都没说。

下车上了台阶,正准备开门,就听蓝晓萱在后面喊我的名字:

“肖远,等一下……”

回头看着蓝晓萱,就见她微微一笑,轻轻说了一句:

“不好意思,肖远,我今天的话有些重了。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谢谢你……”

我没想到,一向高冷的蓝晓萱会向我道歉。

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和她生气。或许,我是在生我自己的气吧。因为我现,我真的是一无是处。所有的事情,都会被我搞砸。

我同样冲着蓝晓萱笑着说:

“没事,早点休息吧,晚安!”

回到家里,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觉。脑海中,全都是蓝晓萱和我道歉时的模样。

必须要承认,像蓝晓萱这样的女人,对男人有着极大的杀伤力。她不但是漂亮那么简单,她的性格也是让人捉摸不透,时而温柔似水,时而高傲冷漠。

我不会是喜欢上她了吧?

当这个念头一出现时,把我自己都吓了一跳。我马上否认自己,不可能,我们刚认识几天而已,并且她很讨要我,更重要的是,我们完全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第二天一早到了公司,同事就通知我去小会议室,开月末总结会。这是我们销售部每个月的正常例会。我来的时间不长,这还是我第一次参加。

除了在外面跑单的同事外,销售部的其余同事都到来了。陈禹亮则是最后一个到的,他官威十足。一进门,刚刚还在聊的火热的人群,立刻都闭了嘴。

和每一次例会一样,由主管先是汇报这个月的销售业绩。对成绩好的,进行表扬。同时对一些成绩一般的,进行了一番勉励。

其实这些都和我无关,我只是个销售助理,换句话说,就是个打杂的。

主管讲完后,陈禹亮开始总结。话还没说几句,外面有人敲门,还没等陈禹亮喊“进”,会议室的门就被推开了。

接着,就见一个穿着V字领连衣裙的女人走了进来。这女的我认识,她是我们销售部的一名主管,叫赵姚静。她名字听着,很像照妖镜,许多同事背后就叫她妖精。

这个赵姚静,绝对是我们销售部的一个异类。她平时上班经常迟到,没事也不怎么和同事接触。每天穿的,也特别的暴露。

就像今天,她裙子的领口就很低,浑圆的胸部,一半都露在外面。而裙子也很短,刚过大腿根,如果在远处看,都会产生她下面,什么.都没.穿的错觉。

赵姚静的个性似乎也很强,一般同事瞧不上不说,平时对陈禹亮也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按说这样的员工,应该早就被开了。但我看过销售部的业绩,她几乎月月都是销冠。当然,也听有的同事在背后议论,说她是拿着身体换单子。不然怎么可能业绩这么好?

赵姚静一进门,看了陈禹亮一眼,随意的说了一句:

“不好意思,迟到了……”

说着,也不搭理陈禹亮,踩着高跟鞋,一步三摇,扭扭哒哒的走了进来。

我本来坐在会议室最后一排,毕竟我是新来的,也只是个销售助理。没想到,这个赵姚静扭扭哒哒的,竟坐到了我旁边的位置。

陈禹亮面无表情的看了赵姚静一眼,又继续说着:

“这个月的销售业绩,照上个月有所提升。当然,这都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不过我今天想和大家说的,并不是业绩的问题,而是做人的问题……”

陈禹亮话音一落,我心里咯噔一下。我知道,在拉普齐的事件上,陈禹亮对我的意见很大。他现在要谈什么做人问题,我感觉他好像是针对我。

就见陈禹亮板着脸,冷冷的继续说道:

“一个成功的销售,有无数种技巧和方法。但销售归根结底,实际就是做人,修心……”

陈禹亮在上面夸夸其谈,而坐在我旁边的赵姚静,她不屑的“切”了一声,小声的嘟囔着:

“纸上谈兵,屁用没有……”

赵姚静的声音不大,陈禹亮不可能听见。但我却听的清清楚楚,不由的看了她一眼,没想到这女人这么泼辣,居然敢这么评价她的顶头上司。

赵姚静见我看她,她马上一歪头,小声问我: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

我轻声笑下,马上把目光移开。我可不敢和这种女人乱贫,万一让陈禹亮听见,不定怎么贬损我呢。

陈禹亮说了一大通理论后,忽然话锋一转,声音低沉了许多:

“我们销售部有些人,就是修心不够,做人有问题。为了做成单子,让领导重视,就阴奉阳违,私下搞小动作。结果惹怒了客户,弄的公司跟着丢人现眼……”

说到这里,陈禹亮故意停顿了下。而所有人都回头看着我,谁都知道,陈禹亮就是在说我。拉普齐事件,整个公司早已经传开了。

赵姚静很明显也知道这件事,她小声的问我:

“喂,说你呢,你敢不敢和他辩解几句?”

我没想到,这个时候,赵姚静还和我扯皮。我也不看她,低头尴尬的沉默着。

见我不说话,赵姚静在下面用脚踢了我一下,小声嘟囔说:

“是不是男人,怎么这么窝囊?”

我也觉得窝囊,但我又不能反驳陈禹亮。毕竟这段时间,我给蓝晓萱惹了不少麻烦,我真不想再看到她那失望的眼神了。最主要的,是我还答应蓝晓萱,要做完这单。否则,以我从前的脾气,我早摔门走人了。

“诚信,诚信!我和你们说过多少次了,我们不能为了利益,把做人的根本给丢了……”

陈禹亮越说声音越大,整个会议室里,全都是他近乎愤怒的声音。

“陈总,我怎么没明白您这话什么意思呢?您能把话说的再清楚点吗?”

赵姚静站了起来,一脸媚笑的看着陈禹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