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综漫]好蛇一生平安

关灯
护眼

第187章 群雄争霸

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八三看书 83ks.com,最快更新[综漫]好蛇一生平安!

说是要谈,其实日子并没有什么变化。

宇智波在跟着三代目简单描述了一下关于国都的状况,并且就最近的局势进行了一系列探讨。他还回了趟宇智波家,将这次也在国都并被编入了大名护卫队的族人的家信和手信带了回去。等到他忙了一天回去,雪莱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

桌上还摊着没有批完的作业。

大蛇丸一脸郁卒,坐在雪莱对缅,手里拿着小本本。

“……雪莱让你做?”

宇智波说话很轻,拿起雪莱放在一旁的作业,看了两眼大概就知道她为什么睡着了——如果不睡着,估计要跳起来数落这帮不争气的学生怎么连这些东西都做不出来。

“这明明是中忍才需要解的暗号啊。”

大蛇丸嘟囔了一句,拿雪莱很没辙,并且在雪莱面前完全不敢提出异议。雪莱哼唧了一声,不舒服地动了动,看起来很不喜欢这样的睡姿。

“真是的。”

镜表情软了下来,伸手将雪莱抱在怀里:“你去睡吧,剩下的我来。”

大蛇丸面色一喜,但又推辞了一下:“这样不太好吧,而且雪莱说要用心揣摩她的风格。”

镜挥挥手,大蛇丸蹑手蹑脚地跳下了椅子,回房间去了。

雪莱回到床上之后立刻就找到了自己最舒服的姿势,侧卧着将被子都卷走之后像一条硕大的蛆一样横在床上——这就是为什么昨天宇智波回来之后去躺了沙的原因。

我是不是真的离开太久了。

镜坐在床头,伸手捋了捋雪莱的头。手中的丝闪亮闪亮的,即便是在拉了窗帘的房间里也能因为床头灯而闪着莹润的光泽。他凑过去轻轻吻了她的鬓角,接着便听到她迷迷糊糊的声音。

“烦。”

雪莱看起来跟往日没什么不同,并不像早上那样径自便走了——如果是以往……好像也没有什么以往,他一直比她起得早些。

真是没办法。

宇智波脑子里不知道是个什么回路,又拐了过来。他胸前内侧口袋里那两枚小圈圈这时候突然存在感强了起来,同时小春信上直白的转述也又开始绕来绕去。

“这家伙虽然态度还可以,但原则绝对是分毫不让的。”他的战友这么写道:“你还是找个性格温和点的结婚算了。”

“疼。”

雪莱突然被疼醒的时候,镜才现刚刚不自觉地拽到了她的头。被叫醒的蛇少女很火大,但对方立刻道歉了也就想着算了算了。

她爬起来坐在床上,看看自己的位置。

“就算让我把地方让给你,也不至于揪头吧。”雪莱超不满:“现在几点了?”

“刚八点。抱歉。”镜伸手过去揉了揉雪莱的脑袋,不知怎么想的一把将她捞进怀里。

“?”

雪莱被紧紧抱住,男人的额头也搭在了她的肩膀上。呼吸间的热气流轻轻地扫着肌肤,宇智波闭着眼睛,脑子放空,终于感觉到了假期的真谛。

“我回来了。”

他说:“终于回来了。”

雪莱挣扎未果,很认命地看着天花板:“嗯……恭喜你咯。”

宇智波变得非常奇怪,整个人突然跟粘人的大型犬一样,在家里几乎要挂在她身上。虽说这家伙之前就很殷勤,但表达得这么明显还是头一次。

不仅仅是雪莱,大蛇丸也很不习惯。

尤其是他出来想上厕所,结果看到了宇智波从雪莱身后环抱住她洗完的时候。

少年感觉被雷劈到了,进而愤怒地摔了门。

“你是不是芯子换人了。”雪莱晚上洗完澡,很认真地拍拍宇智波的脸:“你叫什么名字还记得吗?”

“有的时候的确会忙得忘记。”

镜躺在床上,呼出一口气:“这个床的感觉还蛮想念的。”

雪莱端着肩膀,一脸沉思:“小春跟你说什么了,把你吓成这样。”

“诶?”

宇智波的心中所想被戳中,接着被雪莱拎着领子拽了起来。

“老实交代……说实话我很怀疑小春的表达能力。如果可以她大概会寄一封吼叫信过去,而看你的表现内容大概也差不多了。”

“嗯……信的话,我也差不多能猜到雪莱是什么想法了。”

穿着棉质睡衣的男人摸摸雪莱的脸,好看的锁骨从松垮的领口中透了出来。宇智波看起来完全不像是要说正事的样子,手也开始不安分。

“雪莱的话,想出任务我也拦不住,只要注意好安全就好了。”男人的声线极低,此刻又因为一些不可说的忍耐压下了声线。他贴着雪莱的耳廓说:“想去就去吧。”

雪莱的眼睛转了一下:“哦?但是猿飞总是找我谈话哦。”

宇智波含住了她的耳垂,含糊不清地回答。

“不要理他。”

“这叫什么解决啊!”

在听说两个人达成了一致之后,猿飞对老同学重振夫纲这件事完全不再抱有期待。甚至听说雪莱家可能要吵架闻风而动想给宇智波家介绍对象的各个家也颓丧了起来。山中在上班的时候跑到学校跟雪莱吐槽,说起了分家那个小妹砸。

“你说就她那个样子,怎么都不出挑,就算没有你也嫁不进宇智波家啊,更别提还是宇智波镜。哎呦喂,”他愁得不行:“天天想什么不好,非要嫁对她都没什么印象的男人,听说你们俩和好了她现在在家里正闹绝食呢。”

雪莱托着下巴写教案:“我们家就没吵过架啊。”

“比喻比喻,反正你知道我的意思。不过既然是分家,你愁什么?”

也算半个资深暗部成员的山中头都要白几根:“我们家说是分家本家,其实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我爸我大伯,我跟我那几个妹妹都是——而且我是老大,你懂吧?”

雪莱很认真地回忆了一下自己的人生,摇摇头。

“反正就是长兄如父,无论怎样我都跟着操心。”

山中也很没辙,跑到雪莱这边当着当事人吐槽也没觉得有啥,还希望雪莱帮着想想,中二少女犯了花痴病该怎么办。

雪莱想了半天:“要不然你让她跟着镜去国都待两天?当镜的部下试试看好了。”

山中难以置信。

“虽然他平时是那个样子没错,但其实还满严厉的,我是说对待部下这方面。如果说她喜欢的那个传言中的二十四孝好男人,那当上司的镜是绝对不可能那个样子的。”雪莱说:“没准过两天就哭着喊着要回家了。”

此言有理。

山中转头就去跟宇智波商量了。

晚上镜回家之后找雪莱谈了谈,主要就是在讲山中小姐成为护卫的不可能性。

“你说队伍里已经有山中家的了?那换掉他嘛。”雪莱理所当然地说:“还能让山中小朋友体会一把实战的刺激感。”

镜简直想揍人:“大名的护卫是很严肃的雪莱,不要闹。”

“你不带就不带嘛,我就是提个建议,也没有说你不带她我就从窗口跳下去。”雪莱抿着镜从国都带回来的茶:“这个不错。”

“三公主送给你的礼物。”

镜有点脱力,而大蛇丸这时候插了句嘴。

“说起来,雪莱一点都不怕镜被抢走吗?单独相处的话,这种事情很难说吧。”

镜拿起茶杯的动作顿了一下,雪莱则想都没想就回答了。

“怕什么,是我的肯定抢不走,能抢走我懒得要。”

镜如鲠在喉,而雪莱这时候坐在了他腿上。

“如果实在喜欢的不行不行的,我就再抢回来呗。”

银姑娘的手指在他心脏上方轻轻地画着圈,似乎是实实在在地触碰到了他,但又轻飘飘的带过,仿若隔靴搔痒那样让人不满足。

镜僵了几秒,最终还是万般无奈。

“别闹。”

他捉住了雪莱的手,让她好好地坐到一边:“你这样子不怕大蛇丸笑话你。”

“哦。”大蛇丸看着天花板:“我瞎了,你们继续。”

镜简直头疼。

山中小姐这件事算是个小小的风波,又或者是个小小的情·趣,在雪莱家里不到几小时就全无存在过的痕迹了。镜这次假期并不短,他每天除了开开会上上班,做了几个难度一般的任务之后专注于买菜做饭。

“别告诉我你们俩最后的协商结果是你在家带孩子啊。”三代目被自己的脑洞气到炸裂:“我要让她滚出木叶的啊如果是这样!”

镜懒得理他,继续翻菜谱。

“说起来,上次几大家族的事情还好吧?”

他说的是削减经费的事情。

“还行吧,就是希望别再减了。”猿飞说到这件事也是忧心忡忡:“虽然忍者的待遇和正式的军队不能比,但再低下去要连浪人都不如了。”

猿飞这话说得很直白,更难听的他还没有说。

有些将军或者名士家豢养的武士的待遇都甩他们几条街。而且……

“上次我们在边境抓到了一帮将军家的私兵,那帮人在边境跟对方交换了很多货物。事情送到大名府之后,也没什么音讯,反倒是身为大名亲信的将军在国都弹劾了木叶,并且提交了削减木叶经费的意见。

利益之争,不仅体现在外患,还有内忧忡忡。

镜合上菜谱:“要不然我这次早点回去……?”

“我估计真的下了决定你回去也没什么用,先走一步看一步吧。对了……”猿飞眯起眼睛:“我听大蛇丸说,你打算求婚了?就她?你要不要再想想?”

镜笑了笑:“现在还在计划……你觉得我们搬到现在住的地方的楼下怎么样?”

“随你吧,我只是想我能不能阻止惨剧的生而已。”

“然后可以的话把两层打通,做个复式这样。”

猿飞掏了掏耳朵:“我听不到。”

“你在妒忌,猿飞。”

“蛤?我们家琵琶湖这么好,用得着妒忌一个娶了母老虎的可怜男人吗?”

两个男人你一言我一语地互怼,聊了一会儿看看表也差不多该打道回府了。镜盘算着先去接雪莱下班,但情况来得很突然。

“猿飞。”

团藏来的时候身上都是血,连脚印都是红的——这是回来报信的西边的暗部成员的血。

“风之国边境那边出事儿了,有人突袭了当地的暗部。”

团藏的脸色青,极力忍耐着愤怒。

“据回来报信的讲,这次不像敌袭。”

“是自己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