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综漫]好蛇一生平安

关灯
护眼

第185章 群雄争霸

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八三看书 83ks.com,最快更新[综漫]好蛇一生平安!

开心。

雪莱回到学校里教书,不出意外得到了好多小朋友的喜爱——能带着他们去校外乱窜还没人有意见的老师实在太少了,更不用说一边玩还一边能学点忍术——琵琶湖会根据雪莱带的地方来进行教学,应变能力超乎想象。

雪莱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这么厉害的女忍者不到前线去。

琵琶湖温柔地笑了笑:“如果需要我的话,我一定会去的。”

后来跟琵琶湖聊天的时候雪莱才知道,琵琶湖就是他们那一届名号响当当的任务,即便是暗部里的某个部员当时也只能望其项背——这让雪莱更惊讶了。

“这么好的苗子不让她进暗部——”雪莱拉长声音问领导:“你怎么想的?”

“那是老师的决定。”

团藏风尘仆仆地回来,身上还带着凉气,听到雪莱这话将手里的卷轴交给部下:“猿飞也是这么希望的。”

“所以我才说琵琶湖眼瞎。”雪莱堪堪坐在凳子上前后晃着玩,手里看大蛇丸的来信:“二代目的任何决定你们都不会质疑吗?”

团藏看看左右没人,这才回头对雪莱说:“老师和一代目不一样,是很务实的领导者,他作出的决定一般都经过了深思熟虑。”

“比如给你订了梦貘的契约?”雪莱问:“性格温和不会和你有冲突,可以用风遁配合你的长处什么的。”

团藏闭了嘴,悻悻地靠在墙上:“就你话多。”

“我只是觉得这个老师太霸道了一点,”雪莱笑了起来:“如果是我的话,好歹要给人一个试错的机会,如论合适不合适……不过也正常,那个时候在打仗,算得上分秒必争了,一失足成千古恨也有可能,所以必须都在正轨上。那话说回来,如果是现在的话,你想选哪个?我是说通灵兽。”

“现在已经无所谓了,不过如果有的选的话……”团藏似乎认真思考了一下:“孔雀听起来也不错。”

“……诶?”

“可以弥补一下幻术上的短板。”团藏又看看雪莱:“按照这个思路,你应该找条海豚。”

他又在戳她不会游泳的事情了。

雪莱拉下了脸:“你烦不烦!”

领导当然是不烦的,雪莱在交代了一下这两天的情报之后又继续看大蛇丸的家书了——最新消息显示,小公主回去之后闭门不出,像是被夺舍了一样改头换面,开始好好看起书来。大蛇丸想着或许是雪莱做了什么,特意问了一句。

雪莱回信的时候一笔带过,只说让他对公主表达一下自己亲切的问候。

回信的时候全程围观的领导用余光一扫,露出了无奈的神情。山中过来送个东西,一进门看到这个场景立刻退了出去,当做自己从不存在。雪莱写好信交给信鸽通灵兽,回头问起了水之国的事情。

“不算大事,想借机对土之国做些动作罢了。”

团藏说话的样子像是没什么事儿,但后来和猿飞商量之后开始有意无意地打压水之国——实力均衡的两方在其中一方处于下风时,他们是不可能坐视另一方做大不管的,毕竟再怎么第三方,火之国还是与水之国接壤。

“现在的水影喜欢用温度奇高的水蒸气对别人进行攻击,土影就是这么受伤的。”猿飞跟雪莱说起这段历史,撇撇嘴:“虽然我不太喜欢评价什么人,但这个家伙我不太喜欢他。”

“你肯定打不过他才这么说的。”

猿飞:“滚滚滚!”

雪莱于是就滚了,带着旗木小朋友一起去吃烤肉——他们班的人全来了,三个人吃得超级欢实,光五花肉就点了五六盘。

“我说,不知火是不是把你们饿着了。”雪莱觉得这个样子凶猛过头了:“你们几天没吃东西了?”

结果正好撞上了人家班主任,高个子的青年一番解释,表示是这帮小朋友挑食。

雪莱眯着眼睛看着旗木朔茂,结果小朋友眨着眼睛笑眯眯地开始夸奖她。

“没办法,我一看到雪莱就觉得超级开心,不知不觉就吃了这么多嘛~”

“老板,”雪莱回头:“再来两盘牛肉。”

几个小朋友吃得肚皮圆滚滚的,差点就走不动路。有一个被家长领回去之后,雪莱送了另一个回家,然后跟旗木一起走在路上消食。她们两个交流了下做任务的经验,其实内容只是旗木一个人的困惑——小少年站住了,抬眼看了看雪莱,压在喉头的话不知该说不该说。

“说吧,说错了我又不会打你。”

雪莱伸了个懒腰,听到了少年的困惑。

“那个,雪莱觉得,任务和伙伴的生命,到底哪个更重要呢。”

“伙伴。”雪莱说:“不过这是因为我足够强,所有任务都能完成的原因。”

我的天这个人的脸皮怎么这么厚!

旗木小帅哥露出了这个表情,但接下来雪莱老师的答疑则吸引了他的注意。

“作为忍者也好,作为普通人也好,和他人之间的关系是一个最重要的构成因素。你可以把它称之为社会性,因为一个人的长成和一个忍者的长成,都是在不断的学习、和他人的交流以及自我的反思中形成的。”雪莱捏捏他的脸:“说起来,一个人的存在不仅仅是他,对于你来说则是跟他共同生活的体验和记忆。如果他不存在了,那么相当于你自己的一部分也随着他的死亡而消失了,对吧?”

小帅哥有点懵,下意识点点头。

“所以说,选择伙伴的生命相当于保护自己的生命。每个人都会这么选吧?”

雪莱打了个响指:“对不对?”

朔茂君还没转过弯来,但也已经被雪莱洗脑洗得差不多了。雪莱摸摸小少年的脑袋:“别听那帮大人说什么任务最重要,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一次任务失败还有下次呢,命没了可就什么都没了——烤肉都吃不到了呢。”

小白毛露出了痛苦的神情,用力点点头:“可是任务失败了,大家都会被责……”

“谁敢说你?让他来找我。”雪莱拍拍小白毛的肩膀:“保证帮你打死他。”

旗木走的时候是兴高采烈的,雪莱伸了个懒腰,走了没一会儿找个长椅坐下,不过半分钟猿飞就出来了。

“你就学不会光明正大出来打招呼吗?”

“……唉。”

三代目愁眉苦脸:“你天天就教学生这个?”

“如果说我教的东西我自己不去做,你还可以批评我什么。可我这句话说到做到,你又能怎样?”银少女靠在椅背上看着天:“如果真的有这种情况,我绝对不会丢下同伴不管的。”

“我又想提醒你,我们是忍者了。”

“就是因为我们是忍者,所以我一直想跟你说一件事。”雪莱拍拍身旁的作为示意三代目坐下,猿飞觉得有什么不对,但还是坐下了。

“你说。”

“我想去边境。”

“不行。”猿飞断然否决了这个想法:“你现在风头还没过去呢,再说你要是去了,我跟镜没办法交代。”

“你当时希望琵琶湖在学校教书的心情,是不是跟宇智波差不多?”

猿飞一梗,挠了挠脸。

“我说,你稍微体谅一下镜的心情吧?”

三代目看着前方:“这家伙跟我一直是同伴,平时除了希望宇智波一族与大家和谐相处和振兴木叶之外,我没见他有什么私心。希望你留在村子里,是他第一次跟我提建议。”

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说实话,我们从出任务到现在,已经快二十年了。从忍界大战到结束,再到现在重建的同时备战,该经历的都经历过了。”

才20多岁的男人这时候沧桑了起来,交握着的十指动了动:“能活到现在的同伴并不多,所以我们也看开了,出任务什么的无所谓,反正都是差不多的。但是,如果可以的话,自己在意的人我们希望她们能平安。”

猿飞像是用尽力气才组织好这样的措辞,过了一会儿又补了几句:“我知道你很强,所以千方百计地把你弄去暗部;镜也知道,他也知道你很喜欢村子,能出许多他都做不了的任务,所以他很挣扎。事情就是这样,一个人满意另外一个总是不满意的,我希望我的伙伴能够安下心来,所以又把你弄去学校,结果这时候团藏又不乐意了。当火影真难啊。”

雪莱托着下巴,听着猿飞渐渐有些抱怨意味的话。

“我知道你怎么想我,但是说真的,琵琶湖她脑子转得快,又很敏捷,上一线很容易变成前锋——那个位置死亡率有多高,你肯定清楚吧?不知道几次就会折在外面,不如就让她在学校里,责任也很大,毕竟都是村子的未来。”

“这种想法不单单是我有,这个村子里的男人们绝大多数都是这么想的。打仗也好,凶险任务也好,一旦开始用人命填哪个都跑不掉。如果一定要死的话,还是死自己,最后的最后,也要保护好心爱的人。”

“心爱的人?”

雪莱最后的那个音缓缓地拔了起来,一字一句落在猿飞耳朵里,又硬又冷。

“可我怎么记得,他最初一直找我,好像有别的目的来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