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霸气总裁小蛮妻,为你倾心

关灯
护眼

十一章 希望自己活的比她长

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八三看书 83ks.com,最快更新霸气总裁小蛮妻,为你倾心!

十一章 希望自己活的比她长 七年后,凌家也传来了噩耗——程沐西因为哮喘突而过世了。

程沐西在将近十年前,就患上了这个病,虽然一直都比较注重调养,但这次病症来的突然,以至于她的生命停止在了七十六岁。

凌云琛独自在灵堂里待了很久,不哭、不闹、不说话,甚至连表情和姿势都没变过,一动不动地靠在棺材边上,神情呆滞,任凭儿孙如何与他搭话,也没有丝毫回应。

程沐西的离世对他打击太大,以至于他的心与世界完全隔离开来。

晚上,凌家的另一处平层房子里。

凌云啸数十年如一日地为妻子沐浴完之后,将她带到了chuang边,是‘带’而不是‘抱’,因为他已经八十三岁了,身体大不如从前。

待他收拾好浴室再回到卧室时,现被子里的那一小团在耸动。

很明显,妻子哭了。

凌云啸无声地叹气,缓缓地脱下睡袍,钻进被子里:“曼曼......”

秦曼雨转过身,紧紧地抱着男人:“云啸,呜呜呜~~”

“别难过了,程沐西这病也拖了好多年,进了几次抢救室,每次病都苦不堪言,或许现在才是她真正解脱之时。云琛今日这般平静,许是心里早就做好了程沐西再也醒不来的准备了。”凌云啸尽可能地宽慰道。

“呜呜呜~~云啸,我怕,我好怕,怕你有一天也会这样永远离开我,我做不到像云琛那般平静,我做不到,呜呜呜~~~”秦曼雨痛哭出声。

凌云啸心痛地拧紧了眉,妻子最担心的这个问题,他总是一避再避,现在是越来越避不开了。

到了这个年纪,身边总有人接二连三地离世,一场又一场的葬礼下来,将他们的意志和希望一点一点地消磨着。

终于,在有一个死党离世之际,秦曼雨精神接近崩溃。

她不是怕死,只是怕凌云啸不在身边。

她不要一个人挨过那漫长的岁月,没有他的日子,哪怕只有一天,都是多余。

“曼曼,不管我们谁会先离开,今生有你,我知足了。”凌云啸亲吻着她的前额。

两年后,凌云啸八十五岁生日那天,秦曼雨在家为他准备了一个简单地生日派对。儿孙们用了晚餐之后就离开了,知趣地将时间留给他们。

“云啸,你刚刚许的愿望是什么?”秦曼雨靠在他怀中问。

“这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凌云啸神秘地笑了一下。

“噢~~那这个愿望是不是跟我有关的?”秦曼雨换个方式问道。

“是的,我的一切,都跟你密切相关!”凌云啸揉了揉她的脑袋。

“云啸,等我过八十五岁生日的时候,你也要陪着我!”秦曼雨要求道。

凌云啸顿了一下,道:“好!”

“在我九十岁生日的那天,你要陪我看日出。”秦曼雨继续提着要求。

“好!”凌云啸轻声应道。

“那你是答应了哦,你向来说话算数,这次也不准骗我,你保证!”秦曼雨盯着他,追要着一个承诺。

凌云啸这次凝视了她好一会儿,才浅笑着出声:“好!”

“呵呵~~”秦曼雨宛若少女般咧嘴一笑,露出两颗小小的虎牙。

不管这次的承诺能否兑现,再让她自欺欺人一次吧。

凌云啸温柔地笑了,只要妻子开心就好,没有什么比妻子的情绪更加让他在意的了。

他只希望自己能活的比她长,他不忍心让她独自面对没有他的世界,生离死别的痛苦,他承受就好。

希望自己活的比妻子长,这就是他许下的愿望。

三年后,八十八岁的凌云啸大病了一场,住进了医院。

秦曼雨二话不说,也跟着住进了医院。她的chuang位,就在他的病chuang边上,紧挨着。

凌云啸看着妻子端茶倒水的身影,打趣道:“曼曼,你歇会儿吧,整天地转悠,也不嫌累?”

秦曼雨将温水递到男人手边,道:“你照顾我了大半辈子,我照顾你一下,就不行?”

自从她十八岁那年与他相遇,她就一直是被照顾的那一个,他给她喂饭、沐浴、穿衣服、系鞋带......除了上厕所帮不到之外,其他的几乎都帮着做了个遍。那无微不至的照顾,使得她都快要丧失基本的自理能力了。

秦曼雨接过男人递回来的空杯子,问道:“还要吗?或者,想吃些什么?”

“不用了,曼曼,我只想你好好陪陪我!”凌云啸将她拉进了怀里。

秦曼雨抱紧了他,一言不,眸中有泪水涌动,她害怕一说话,就忍不住哭出声来。

她不知道他们还能这般相守多久。她在每个醒来的半夜,都会探一下他的鼻息,感觉到温度之后会稍稍安心一些。可是在她伸手准备探鼻息之前的惶恐不安,只有她自己知道。

这天夜里,凌云啸到了比较晚的时候,依旧没有太浓的睡意。

“曼曼,睡吧,我抱着你!”凌云啸躺在chuang上,将妻子揽进怀中。

“怎么睡不着?有心事?”秦曼雨抬头,看着他依旧坚毅的下巴。

“已经有一年多没看到修睿、修杰、连赫、连城了,还真想他们!”凌云啸叹道。

齐连赫和齐连城,是齐泰和凌瑾萱的一双儿女,哥哥齐连赫比妹妹齐连城要大上五岁。

“这怪谁?还不是怪你?凌家子孙这种‘必须成龙成凤’的教育模式有利也有弊,小小年纪就被送到遥远的国外去接受最先进的教育,也不问问他们是否乐意!哎~~你就别想那些了,好在他们过的都不错,前两天天爵和诗颜过来时候,不是带来了他们的近照吗?我最喜欢的,还是连城的那段骑马的录像,这让我想起了年轻时候的自己。那时候我还在英国念书,也是经常去马场的!”秦曼雨神气道。

“呵呵~~”凌云啸听到妻子的话,笑了:“是啊,现在喜欢骑马这项运动的人,不多!那帮小子不在也好,我天天想你,也够了!”

秦曼雨打了个呵欠:“我不是天天陪着你么,有什么好想的?!”

年纪大了的人,一般都睡的比较早。现在十一点多了,比秦曼雨平时正常的睡眠时间晚了半个小时,她犯困也是正常。

“那也必须想!”凌云啸轻声道:“早上醒来会想、吃东西的时候会想、喝水的时候会想、沐浴的时候会想、刷牙的时候会想、睡觉的时候会想,梦中的人儿也是你!”

“嗯......”秦曼雨小声地应道。

凌云啸察觉到了怀中女人的睡意,悄悄地退开了一点点,仔细地凝视着妻子的睡颜。

他要将这一幕永远地刻在脑海中。

“曼曼,你每天都要开开心心的~”凌云啸柔声道。

“......嗯~”逐渐进.入睡眠的秦曼雨,细细地嘤咛了一声。

“曼曼,我爱你!”凌云啸的这句话,倾尽了所有的眷恋。

回应他的,是一片寂静。

第二天蒙蒙亮的时候,秦曼雨就醒了。

透过窗外的一点点光线,她可以看到男人拥着她侧睡的轮廓,身上的被子退到了男人的胳膊处,露出了一边肩膀。

“真是的,连个被子也不好好盖!”秦曼雨拍了一下他横在自己腰间的大手,支起上半身,想要帮他盖好被子。

凌云啸的身子因为没了支点,忽然间向后倒去,整个人平躺在了chuang上,那只原本横在她腰间的手无力地耷拉着,整个身.躯失去生命般地纹丝不动。

“云啸!云啸!!”意识到不对劲的秦曼雨猛地摇晃着他,最后现探不到一丝一毫的鼻息时,情绪彻底崩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