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侍妾翻身宝典

关灯
护眼

番外三 笙儿和小阿冕的蠢萌日常

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八三看书 83ks.com,最快更新侍妾翻身宝典!

27

诺雅苦口婆心:“小阿冕,你再这样顽劣,小心长大了嫁不出去。”

小阿冕:“娘亲都可以嫁的出去,小阿冕怕什么?总是会有像爹爹一样喜欢被凶的人。”

诺雅:“......”

竟无言以对。

28

诺雅从布庄回来,半车布匹和成衣,唯独忘记了给笙儿和小阿冕带吃食。

百里笙:“爹,你说你当初怎么就选了这么一个败家女人做我娘亲,心疼你。”

小阿冕添油加醋:“败家也就罢了,她还不顾家。”

诺雅叉腰怒目而立。

百里九一脸畏惧:“嘘,女人只要有本事养家,这都不叫事儿!”

九爷:多亏老子机警,让你们逃过一劫。

29

笙儿:“爹地,为什么我的伙伴都有大娘二娘三娘,我和阿冕却只有一个娘?”

百里九满怀憧憬:“这也曾经是你爹爹我的宏图大志。”

笙儿:“后来呢?”

百里九深深地叹口气:“你娘亲喜欢做‘小鸡炖蘑菇’,那滋味黯然销魂,爹爹我每次都感动得泪流满面,立志从一而终。”

笙儿:“第一次见有人将怕老婆说得这样清新脱俗。”

九爷:“小崽子,别跑!”

30

诺雅欣喜地拽百里九:“阿九快看,那有个美女。”

九爷聪明地不落圈套,目不斜视:“世间还有比我娘子更貌美的女人吗?”

诺雅翻个白眼:“你想多了,我只是让你看看她身上的衣服好看吗?”

“好看。”

“嗯?”

九爷识趣道:“但是人丑穿什么都百搭。”

31

一家人正在剥糖炒栗子吃,笙儿和小阿冕笨手笨脚地剥不开。

笙儿:“娘亲手笨,没有爹爹剥得快。”

诺雅不服:“谁说的?”

笙儿嘟着嘴:“不信你们比试比试,我和冕儿做裁判。”

两人闷头手指翻飞,互不相让。

一盏茶以后。

诺雅抬头,望着空空如也的盘子:“咦,栗子仁呢?”

笙儿一拉小阿冕,嘴巴里塞得鼓鼓的:“妹妹快跑!”

九爷哈哈大笑,诺雅拍案而起:“小狐狸崽子,长本事了!”

32

百里笙淘气被诺雅罚蹲马步,见到回府的百里九,委屈得泪眼汪汪。

“爹地,你干脆一刀杀了我吧。”

九爷怒斥:“胡说八道!”

“要不我迟早也要死在你女人手里,活着受罪,死了传扬出去也窝囊。”

九爷心疼地摸摸笙儿的头顶:“孩子,你还年轻,以后还有出路,委屈的时候就想想你爹。”

33

百里九卧病在床。小阿冕小心翼翼地给他端来一杯热气腾腾的茶水。

百里九感动得热泪盈眶:“还是小棉袄好,知道心疼爹爹,不像你哥哥。”

小阿冕满怀期待地盯着他手里的杯子:“这就是哥哥憋了好久才攒下的,爹爹你喝了肯定就好了,桔梗姐姐说童子尿能治百病。”

百里九:“......去告诉你哥哥,爹爹这里有糖。”

34

笙儿和小阿冕泪眼汪汪地找到诺雅。

“娘亲,以后可不可以不要让爹爹进厨房做饭?”

诺雅不以为然:“一回生两回熟,暂且忍忍,下次饭肯定就能闷熟了。”

小阿冕“哇”的一声哭出来:“可是他已经把我的小白兔喂死了!下一次,就轮到我和哥哥了!”

35

小阿冕:“哥哥,都这么晚了,小蜻蜓怎么还不回家?”

笙儿:“它们还在找吃的。”

小阿冕百思不得其解:“它们的娘亲不做饭吗?”

笙儿一脸深思:“可能今天是它们爹爹负责做饭。”

36

九爷颇懊恼:“为啥两个孩子从小就不让我抱,一抱就哭呢?”

诺雅斜他一眼:“长了副女人相,偏生没奶,你被骗了能不哭吗?”

九爷:“关键是看到我第一眼就哭。”

笙儿幽怨地道:“那是因为我看到爹爹第一眼,就知道自己投胎走错了门。”

九爷笑得亲切:“乖笙儿,过来......”

37

诺雅气冲斗牛:“实在受不了了,我要离家出走!”

九爷纹丝不动。

“我要离家出走。”

如是再三。

笙儿和小阿冕站在门口,一人手里掂着一个包袱。

诺雅瞬间找到了台阶:“还是孩子懂事,娘亲其实也舍不得丢下你们。”

笙儿怯生生地道:“包袱是给娘亲收拾的,您慢点,我们就不远送了。”

某只狐狸终于忍不住:“噗!”

38

历史重演。

“我实在受不了了,我要离家出走!”

九爷纹丝不动,笙儿和小阿冕拎着包袱守在门口。

极没脸面的诺雅夺过包袱就走,被笙儿和小阿冕拽住了衣角。

“你们舍不得娘亲么?”

小阿冕:“娘亲,你这次是要去醉仙楼么?回来的时候记得给我们带那里的红烧蹄髈。”

笙儿:“其实,你上次离家出走去的那家泰和老字号的小糟鱼也可以。”

九爷挥挥手:“这次,我们就不去找你了,你给我们打包回来就可以。”

诺雅:“老娘不走了!”

39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我实在受不了了,我要离家出走!”

小阿笙和小阿冕提着包袱等在门口:“娘亲,我们跟你一起走,这个家实在是不能待了。”

诺雅寻到知音,感动得热泪盈眶。

百里九:“你们以为离家出走就可以逃课,不用考试了是吗?”

诺雅:“......”

40

历史的车轮回转。

“我实在受不了了,我要离家出走!”

小阿笙和小阿冕提着包袱等在门口。

九爷四处翻找出一块包袱皮,裹在自己身上。

“记得带上我。”

小阿笙一拽小阿冕:“这不是咱爹娘,咱们还是去找祖母去吧。”

41

形势逆转。

九爷抓狂大叫:“我实在受不了了,我要离家出走!”

“嘭”

门在身后紧紧地闭合了,九爷想回去又没面子。

“今夜星光灿烂,正适合与佳人一同泛舟湖上。”

一锭银子从窗户里丢出来:“我赞助你。”

“今夜有些酷暑,游船还是将衣衫全都脱了的好,春光无限好啊。”

门迅速打开。诺雅冲着他招手,九爷计谋得逞,赶紧借坡下驴,转身想回屋。

一块帕子塞进他的手里,门重新关闭。

“记得蒙上脸,别丢了我的人就好!”

42

小阿冕:“娘亲,小阿冕是从哪里来的?”

诺雅漫不经心道:“当然是从土里扒出来的。”

小阿冕眨巴眨巴眼睛:“那是谁把我埋在土里的。”

“当然是你爹爹。”

小阿冕撇撇嘴:“你们两人累不累啊?果真无聊。”

“......”

43

小笙儿调皮,惹得诺雅暴跳如雷。

小笙儿护住脑袋:“娘亲,打头会把笙儿打傻的。”

诺雅顿住手,想想也是,下移。

“打后背会吐血的。”

再下移。

“打屁股会打瘸的。”

诺雅咬牙切齿:“那你说打哪里?”

小阿笙怯生生地道:“若是打爹爹你就不用顾虑这些了。”

44

小阿冕啃完西瓜:“娘亲,西瓜皮丢在哪里呢?”

诺雅随手一指院子里:“丢在那只小鸡跟前就可以了。”

过了半晌,小阿冕气喘吁吁地跑回来,手里仍旧攥着西瓜皮,满脸委屈。

“娘亲,小鸡一直跑,阿冕追不上。”

45

诺雅带着小阿冕与笙儿上街。

小阿冕扭头不见了笙儿:“娘亲,哥哥不见了。”

诺雅没好气道:“被人贩子拐走了。”

小阿冕羡慕地叹了一口气:“终于可以换个温柔点的娘亲了,哥哥真幸福。”

46

小阿冕:“娘亲,这个‘穷则独善其身’是什么意思?”

诺雅不假思索道:“就是说一个男人若是没钱,就养好自己就可以了。”

小阿冕似懂非懂:“那下一句呢?”

诺雅思索片刻:“富则妻妾成群。”

九爷忍不住侧目。

小阿冕:“这又是什么意思?”

诺雅:“就是说有钱了就可以多娶老婆。”

九爷泪流满面,自家夫人终于醒悟了。

诺雅瞥一眼百里九,郑重其事道:“所以说,千万不可以让男人有钱,有钱就变坏。”

果真得此女者得天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