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侍妾翻身宝典

关灯
护眼

第一百六十七章 百里挑一

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八三看书 83ks.com,最快更新侍妾翻身宝典!

百里九头也不回地回了一念堂,将怀里的人轻轻地放在床上,盖上石榴缠枝锦被,还未来得及温存安慰,就立即被随后涌进来的婆子给客气地请了出去。

“九爷您先回避回避,我们给九夫人处理一下身子。”

百里九恋恋不舍,不愿意走。

诺雅也觉得羞涩,向外赶他:“好歹也是亲爹,果真对孩子不闻不问了?”

百里九心里也觉得跟猫抓似的,想见得紧,却仍旧扒着门框嘴硬:“夫人只有一个,自然是夫人重要。”

婆子们都羡慕地笑九爷宠媳妇,玩笑着往外赶,将门闭紧了,将踮脚翘的九爷隔在门外。

老夫人已经将孩子抱了过来,擦洗干净后用大红软缎包被包裹了,抱在怀里那么一丢丢。百里九甚至怀疑,被子里包的,就是一只小猫小狗。

老将军也闻讯急匆匆地赶了过来,围在老夫人身边一圈一圈转,搓着手稀罕得不行。

百里九站在门口,突然有点那种近乡情怯的紧张。

老夫人见他磨磨蹭蹭的,就走两步凑过来,递给他看:“看,精神着呢。谁家月子里的孩子不是昏天黑地只知道睡觉啊,他偏生睁开眼了,一看就是个熬人的家伙。”

百里九低头凑近了看,一团粉嫩,肉乎乎的,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嗯,人模人样的。

他微微皱了皱眉头:“怎么前额上好像还有毛,跟猴子似的,真丑!”

“呸!”老夫人一口唾过去,若是别人这样说话,怕是就要急脸了:“毛孩,毛孩,刚生下来的孩子都是有胎毛的。咱这孩子白嫩白嫩的,透着水灵,我就没见过一生下来就这样圆润的孩子。”

百里九再仔细看,小家伙那蠕动的小嘴跟花瓣似的,眼睛跟黑曜石似的,紧贴着鬓角的头跟软缎子似的,果真愈看愈稀罕。

“抱抱!”老夫人将孩子小心翼翼地塞进百里九怀里。

九爷觉得自己好像是手心里捧了一汪水,吓得一动也不敢动,一旁的老将军急得吹胡子瞪眼:“咋不让我抱?”

老夫人瞥他一眼:“你那手硬得跟铁打的一样,别硌着孩子。”

话音也就刚落,孩子就配合着“哇”的一声哭出声来,吓了三人一跳。这要不是亲生的,估计百里九手一哆嗦,就直接给丢了。

老将军得了理儿:“看小九抱得更别扭。”

言罢着急忙慌地去接,手刚碰上,小家伙伸胳膊蹬腿地抗议,那叫一个委屈。

老夫人赶紧接过来,“心肝宝贝”地哄,小家伙立即不哭了。

这下子百里九乐了,眉开眼笑:“不愧是九爷我的种,这么小就不让男人抱,长大了离了女人也活不了。”

身边一片忍俊不禁的窃笑。

百里九小心翼翼地想去摸孩子脸蛋,孩子打个呵欠,闭上眼睛不搭理他了,濡湿的眼睫毛弯弯翘翘,令九爷心里都化成了水。

老汤头急匆匆地赶过来给诺雅请过脉,这一忽的功夫,厨房里炖的各种补品汤盅也一窝蜂地送过来,整个一念堂沸腾着一片恭贺道喜声。

孩子纵然生得再顺当,诺雅也是遭了罪,需要静养,老将军和老夫人将熟睡的孩子交给百里九:“百里府添丁,我们赶紧去祠堂给祖宗上香去,诺雅受累了,你要多关心他。”

言罢就轰赶院子里同样兴高采烈的人:“都走,都走,领赏去!”

带着众人欢天喜地地走了。

百里九有点愁,诺雅睡觉那是全武行,这软软糯糯的小肉团子若是挨着她睡,一记劈空掌,再来一套七十二路扫荡腿,啧啧,幸好孩子是铁打的,嗯,应该没事。

他将孩子抱进去,跟诺雅你来我往地评头论足半晌,兴奋地摩拳擦掌,恨不能将孩子逗醒了,喊自己一声爹。

诺雅终究是体力不支,吃过补品后,明显有了倦意,百里九体贴地给她盖好被子,守在跟前等娘儿俩睡熟了,方才静悄地退出去,犹自喜上眉梢。

刚走出门,就跟对面急匆匆赶过来的人撞了一个满怀,百里九不用抬脸,一闻味儿,就知道谁来了。

他一撩衣摆,作势就要拜下去,被来人气势汹汹地一把揪住了衣襟:“小九……”

百里九慌忙一摆手,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皇上,诺儿刚睡着。”

来人正是楚倾尘,他一扫往日的温雅淡然,气冲冲地指着百里九的鼻子,却不自觉压低了声音:“你少来这一套,诺雅呢?”

百里九声音更加低:“她很好。”

楚倾尘放开他就往屋里闯:“皇上,诺雅真的睡了,您不太方便进去吧?”

楚倾尘一把挡开他的手,理直气壮:“她是朕的妹妹,有什么不好的?”

身后气喘吁吁地跟进来的太监上前,低声劝:“皇上,这是规矩,刚生产完的房间污秽,男人不能进,会有血光之灾的。”

楚倾尘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滚!”

百里九“嘻嘻”一笑:“大舅哥先去前厅喝杯茶消消火,一会儿诺雅醒了,您再进去不迟。”

楚倾尘余怒难消:“好啊你小九,朕把妹妹交给你,你就这样对她寡淡,府里这多人,你竟然让她一个人将孩子生在了荒郊野外,今日,朕就将她接进宫里去。”

这事儿,百里九的确理亏,人家娘家人兴师问罪,那是应当应分,所以俯贴耳地听,认罪态度特别好。

“大舅哥教训得极是,是小九混蛋,愿意听大舅哥责罚。”

楚倾尘没想到百里九态度这样诚恳,冷哼一声:“再怎样罚你,朕都不解气。”

“千万保重龙体,否则诺儿会怪责我的。”

楚倾尘还是忍不住将头往里面伸:“诺雅她怎样?”

“老汤头已经看诊过,安然无恙。”

“哼,多亏了诺雅福气大,否则朕砍了你的脑袋当球踢!”

楚卿尘竟然爆粗,百里九愈加不敢顶嘴。

楚倾尘轻咳一声,略有一点不自在:“孩子……怎样?”

挨了半晌训的百里九终于可以扬眉吐气,洋洋得意地道:“原来光会哭的奶娃也这样好玩,跟个水蜜桃一样粉粉嫩嫩的,活像个肉团子,睡着觉还挤眉弄眼,简直就是一台戏。”

“男孩女孩?”

百里九滔滔不绝的夸赞戛然而止,他才想起一个极严重的问题,好像忘记问是儿子还是闺女了。

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好像是男孩吧?”

“好像?还吧?”楚倾尘不满地瞪他一眼:“有你这样糊涂的爹吗?”

“嘿嘿,反正就算是水一样的女儿到诺雅手里也教养成铁打的性子,男女没区别。”

“你若是嫌弃,朕不介意帮你养。”

楚倾尘看他那副傲娇样极眼气,话情不自禁地就溜了出来。

这可把百里九吓坏了,忙不迭地摆手:“多谢皇上好意,小九自己养得起。您老若是有心,可以赞助一点,略尽心意就好,我不嫌礼轻。”

楚倾尘轻哼一声:“朕准备了虎符,你要不要?”

“要,当然要,听说价值连城,能换不少钱。以后多了一张嘴,肩上的担子就重了,废铜烂铁,破衣烂衫我都不嫌。”百里九嬉皮笑脸,一点也不觉得自己这话有多么大逆不道。

楚倾尘转头看百里九,眸中满是探究:“你说的可当真?”

“我虽然不及诺儿千金一诺的名头响亮,但是也一言九鼎。”

“我记得你对朕的虎符可是避之唯恐不及的。”

百里九敛了嬉笑,正色道:“我自认对诺雅宠到心尖上,可是今日我明白了,纵然我对她再无微不至,总是会有疏漏的时候。留在京城,她有朋友,有对她关怀备至的皇兄,有陪她开心的欣儿,还有一大帮尊敬她的军营弟兄,我为什么非要小肚鸡肠地带她远离这些难得的情义和关爱?”

楚倾尘一怔,拍拍百里九肩膀:“朕以为这次自己洒脱,处理得干脆利落,终于胜你一筹,没想到终究还是比不过你。”

百里九重新恢复了神气:“事事不如你,得亏这次下手快,儿子生得早。”

两人一笑皆释然,以往的一点罅隙烟消云散。

“朕的小外甥名字起好没有?”

“军营里弟兄说小名叫木木。”

楚倾尘摇摇头:“木字虽然也是栋梁之意,但他将来必然是统领三军的统帅,令人闻风丧胆的将军,名字必须要撼动风云,震彻长空才是。”

言毕招手吩咐身后太监:“准备笔墨。”

哪里消得吩咐,府中下人赶紧抬过条案,备好笔墨纸砚。楚倾尘挽起衣袖,上前提墨沉腕,笔走游龙,一气呵成。

百里九凑到跟前:“噗!百里挑一?”

楚倾尘点点头:“只要有百里府在,可保我大楚子民笙箫歌舞,喜乐安平。若是小外甥,就叫百里笙,字挑一,取百里挑一之意。若是女娃,朕赐她一个‘冕’字,一生荣宠,就叫百里冕。”

皇上钦赐的名字,这可是莫大的恩赐,可百里九瞬间就不乐意了,一脸的黑线:“皇上,这好歹我才是孩子亲爹,你起一个名字也就算了,好歹留一个主权给我吧。”

“小气!”楚卿尘得意一笑,仍旧意犹未尽,重新换过宣纸,提笔挥毫:“听闻你是千金求子,就送我小外甥一副牌匾,朕再赏千金。”

百里九纳罕,凑到跟前一看,顿时眉开眼笑,上面气势恢弘几个大字:“将门虎子千金难逑”

他宝贝一样地捧在手心里:“如今皇上的墨宝听说愈加值钱了,你就多写几张,我潦倒时也好换个私房钱。”

楚卿尘对于他的不敬丝毫不以为意,挤眉促狭道:“那就再写几字送你,表彰你九爷素来的高风亮节。”

言罢沉腕一气呵成,掷笔朗笑着挥袖离去。

百里九恭送离开,方才欣喜地将案上宣纸拿起来,顿时目瞪口呆。

楚卿尘对百里九的表彰极是中肯,一针见血:

三从四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