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写作无限

关灯
护眼

第30章 何为真实

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八三看书 83ks.com,最快更新写作无限!

现在想想,或许当自己写了自己的故事后,自己便成了故事中的人。那场震动,导致电脑上产生一串乱码;那一次次死亡,导致珍惜的一切分崩离析,或许写作的事情一直没有改变,写了自己故事的术仁宫确确实实将在一小时后醒来,但故事中的术仁宫会一直持续下去,直到整个故事说完。

不过当故事中的自己再写了一个故事后,一个小时后醒来的自己会看到故事中的故事中的自己,还是那个在故事里一小时后苏醒,看到这段话的自己呢?

精神病院的好处和坏处都在这里,静养的空间给了患者充足的自我空间,让他们静下心来思考自己的问题,但同时这份自我空间私下的思考或许又会导致某些极端的后果,医生们必须注意着患者们的一举一动,防止他们私下进行不利于治疗的交流。

譬如私下的社交群聊之类。

文拉法辛缓释胶囊、氨硫必利片,术仁宫站在护士站前,望了望手中的药片,又看了看盯着自己的护士,把药吃了下去。

“张嘴,我看看。”

为了确保治疗有效,监督病人按时吃药也是重要的一环。

虽然术仁宫自觉正常,但还是按照要求吃了下去。精神类药物的副作用一般较大,还容易产生戒断反应,不过因为术仁宫的“病情”过于特殊,医生也不敢下猛药,现在服用的药丸依旧属于轻量、常规的。

文拉法辛,一般用于治疗焦虑症和抑郁症,氨硫必利片则是精神分裂的常用药物,一切都是按照术仁宫的实际情况,提供的最小剂量药物,这样如果治疗之中出现什么差错也可以及时修正过来。

吃药之后,全身会有一种莫名的舒适感,心中的压力也被一清而空,整个人都莫名佛系了不少。副作用是身体发软、恶心想吐、瞌睡大、头晕,思维缓慢。

这就导致了术仁宫虽然意识到自己是第四次苏醒,并且之前的反应与现在的自己一模一样这件事情很不寻常,但是他却丝毫不慌,坐在病床上慢慢地思考自己的问题。

倘若自己每次醒来都是同一种反应,那就可以理解为那时的自己和现在的自己是同一个自己,都是经历了小说事件后重新回到这个世界的自己。

那又是什么导致了自己处在这样一个记忆清除,一切又重新来过的死循环当中呢?

术仁宫摸了摸下巴。

“爸,我想问你个事。”

思考了一阵,术仁宫想到了一个方法,关于这几次醒来后的他是不是同一个他这个问题,其实是可以验证的。

“之前的那些事情......我应该问过你四次了吧,爸?”

术长言本坐在一旁刷着手机,听到这句话抬起头来,望着术仁宫。

“儿啊,包括你现在说的这句话,也问过我好几次了。”

第一次听到术仁宫问之类的问题时,术长言尚且抱有对儿子的担忧,但三番五次之后,这份担忧也渐渐地变为了无奈、愤慨最后变成了妥协。

望着儿子脸上复杂的表情,父亲也只能暗叹一声,从兜里掏出术仁宫的手机。

“手机,给你。”术长言抢先一步,将手机递到术仁宫身前。

“我?我......”术仁宫一时没反应过来,不知道父亲什么意思。

“那几次你问完这个问题,都会找我要你的手机的。”父亲笑了笑,脸上的皱纹挤成一团。

......

要手机?要手机是为了干嘛?接过手机的一瞬间,

术仁宫有些纳闷,但随即,他意识到了问题的所在。

打开手机,打开QQ,在这个世界要验证一些东西就很简单了。与金玉墨的联系从中考完就断了,所以如果之前的自己想要找一个人帮忙,那一定是找李文桦。

不过点开QQ的一瞬间,术仁宫便注意到了不对劲的地方,自己不知为何,将自己账号发给自己的内容置顶,放在了最显眼的位置。

察觉到不对劲的术仁宫没有犹豫,点了进去,一个文件映入眼帘。

“致下一个术仁宫”

“这封信经过了三个我的处理,到了你那,应该是第四个我了。我们都是写了自己故事的术仁宫,在李文桦的建议下尝试重写自己的故事,来到了这里。

可这个世界是我们所熟悉的世界,但也不是我们所熟悉的世界,这个世界是由两个世界拼凑而成的特殊的地方——就和之前的那几本小说一样。

还记得之前的那个卢新潮说的话吗?两个宇宙碰撞在了一起,产生了基于两个世界原有规律的不稳定的新规律。第一个术仁宫不知道如何验证了卢新潮说的话,对这个世界的情况提出了一个新的猜想。

两种规律碰撞时产生的新规律不是唯一的,而是以不同方式存在着的,两个宇宙的碰撞不是产生一个宇宙,而是产生无数个宇宙。

这些宇宙都是这两个宇宙的产物,但是由于规律间的交互方式不一样,它们的具体表现也不一样。

其实我们这些术仁宫们或许根本不是主角,而是在宇宙碰撞的一瞬间得到了穿越去碰撞形式的宇宙的能力。

当我们写下那个故事,那种设定,而它又正好符合某一规则的形成过程时,我的意识的一个复制便会穿越到那个宇宙,并带回来属于那种规律形成的记录。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写下一段话便会晕过去,为什么我们无法操纵自己写的东西的故事走向。因为我们根本不是在创造故事,而是确定传送的宇宙的特点,当这个特点足够多,可以筛选出来对应的规则时,我们便失去了意识。

而当自己尝试写下自己的故事时,特别的事情发生了,我们所描述的自己的故事其实和实际情况略有差异,这份差异被放大后,便产生了这个结果。因为我们自己对未来的不确定,各种各样的幻想,于是传送去的这个宇宙也会符合我们的这种幻想,最终表现出来就是没有任何逻辑没有任何系统的异常们。

而当那个我尝试重新修复这一切时,内心的罪恶感又让自己不敢去修复这一切,便来到了这个诡异的世界,如同克苏鲁一般的世界。

首先,这个世界可以分为两部分,两个世界是两条时间线,而我会穿梭到两个世界中去。当我去到另一个世界时,这边的时间就会暂停,反过来也是一样。老实说,隐藏在现在你在的这条线下的另一个世界让人感到异常不适。

其次,这个世界没有一个人,金玉墨不在这个世界。就和我们原本的世界一样,这里的术仁宫和金玉墨中考完之后就没有联系了,关于金玉墨的消息也仅仅持续到高考为止,高考之后没有人再见过她,她人间蒸发了。

于是再三思考后,前两个我以及现在在写这封信的我都决定再次穿越,穿越回那个灾难后的世界。我具有的力量很强大,但一不小心也容易把自己害死,所以必须小心行事。

......

其实说到这里,我挺想说几句话的,和这些东西没关,只是一种感性的表达。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这些东西似乎并不是那么有意义。我确实掌握了很特别的能力,但我却不知道该用它来做什么。

体验不同的生活?还是回到过去的日子里,但这样的话,灾难后所建立的那一切的关系又该怎么办?既然存在多个我,那如果我选择了同一个世界,那个世界会不会彻彻底底变成无数个术仁宫的复制?

无论如何,这个世界是很无聊的世界,一切也都会很折磨人,或许当我真正理解了我掌握的力量,我才会再回来这个世界吧。你做出什么选择由你自己决定,回到日常的生活,继续末日后的契约,或者开始新的旅程,由你决定。

不过也有可能是我真的疯了吧,才会写这么一封信。或许这一切都只是幻觉,而我确确实实就是个疯子,如此笃信前两个我的结论,并告诉可能不存在的下一个我。

2月24日

术仁宫”

不知为什么,看到这段话后,术仁宫的心莫名安定了不少。这种安定并不像药物带来的,而是一种内源的安定,与当时灾难来临那一刻,面对未知的手足无措截然不同的感觉。

术仁宫闭了下眼睛,然后微笑地抬起头,睁开眼。

“轰!”

灰暗的天空,一轮撕碎两半的弯月挂在天际,破旧的小屋满是泥水,蜘蛛丝挂住腐烂的木头。从小屋的破烂的窗户向外看去,一艘搁浅的渔船仿佛静置了百年之久,黑红的死海无声地吐息,连接到同样死寂的天,构成一只不可名状的眼眸。

腥甜的气味扑面而来,术仁宫深吸一口气,但并不紧张,毕竟那封信里说的已经很清楚了。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而下一刻,诡异的笑声却从身后穿来,术仁宫猛一回头,却看见了自己倚着墙壁狂笑。

“信了呀,你还真信了呀。”“术仁宫”的嘴裂开出一个难以描述的角度,向着术仁宫走来,“但你真的知道什么是真的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