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上官若离东溟

关灯
护眼

第658章 想什么事脸这么红

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八三看书 83ks.com,最快更新上官若离东溟!

“又是水!”上官若离有些烦躁,最近宣王府也不太平,如画和银雪换班巡逻,也没时间去找厉王。

肖飞看她烦躁,忙安慰道:“好了,好了,你现在可急不得,咱们的人一直在找着呢。”

上官若离不想让他担心,笑道:“没事儿,就是觉得那邪性东西消灭不了,太恼人了。”

“你别管这些,好好养胎,其他的事儿有老子呢!”肖飞是第一次这么积极。

梅花阁的管事们来了以后,他也破例参加了会议,让上官若离见识了一番什么才是姜还是老的辣。

一直以为肖飞不怎么着调,上官若离甚至还觉得他在暗室里被关了十几年,精神出了问题。

当看到他冷肃威严的处理梅花阁的事物,上官若离承认这个老头儿还是有本事的,怪不得他消失十几年,梅花阁还没散伙。

从肖飞处出来,上官若离就去福满堂,去找那里的管事议事。

五皇子跟着东溟子煜去了南安郡,福满堂、福满楼的生意她得管。当然,还有暗处的玻璃作坊。

玻璃在沧澜大陆是独一份儿,利润很大,可以说是暴力了,五皇子并没有对外公布玻璃是自己的产业。

但为了经常出宫,光明正大的赚钱,酒楼和首饰铺子还是在皇上面前报备了的。

再说,为了避免麻烦和名誉,他还得请皇上写牌匾呢。

福满楼和福满堂很容易被模仿,收入有限,皇上不会放在眼里,就当是五皇子小打小闹。但玻璃就不同了,只要秘方不泄露,每一件都是白花花的银子。

“鱼儿!”上官若离还没上楼,就听到一个温润清朗的声音。

因为从梅花阁出来,上官若离还是花小鱼的装扮,正想上楼找个雅间换装呢,没想到遇到了凤锦行。

上官若离微微一笑:“锦行!”

凤锦行笑道:“我在此等了你好几天了,今日才等到。”

上官若离早把凤锦行找她这事儿忘了,抬步上楼,呵呵一笑,道:“失礼了,最近事情比较多。”

凤锦行显然是想离开了,见到上官若离来了,就转身往回走。

二人进了雅竹轩,落了坐。

凤锦行温润的问道:“鱼儿可用过晚膳了?”

上官若离肚子立刻咕咕叫了起来,她尴尬的轻咳了一声,道:“听你这么一说,倒是真觉得饿了。”

凤锦行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笑道:“鱼儿丰腴了不少。”

上官若离摸了一下有肉的下巴,呵呵一笑,“是啊,最近胃口很好。”

凤锦行的目光落在她手指的钻石戒指上,瞳孔一缩,拿起茶壶凑到她跟前,给她面前的杯子斟茶。

目光却落在她耳垂儿上,上面有耳洞,虽然被东西堵上了,但近处看,还是能看出来的。

上官若离没想到今天会遇到凤锦行,就没仔细的处理细节。梅花阁的核心人员都知道她的真实身份,不是核心人员的也不会有接近她的机会。

凤锦行倒茶的手轻轻一抖,茶水溢了出来。

“诶呀!”上官若离忙抓住他手,将水壶竖起来。

凤锦行又闻到了熟悉的气味儿,脸色微微一白,心跳加速,胸膛里像揣了一只小兔那般乱撞。

青峰已经拿了抹布过来,麻利的将桌上的水渍擦去。

凤锦行缓过神来,忙将手抽回,将水壶放到桌子上,轻咳一声,抱歉的笑道:“对不起,没烫到鱼儿吧?”

目光迅速的在上官若离的小腹上掠过,她今天穿了一件直裰,没有系腰带。肥大的衣裳足以掩饰她的孕肚,但坐着,还是能看出一些端倪的。

若是以前,凤锦行肯定是不怀疑,但是,现在……

上官若离疑惑的看着魂不守舍的凤锦行,神色凝重起来,“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凤锦行缓过神来,端起手边的茶喝了一口,放下茶杯的时候,神色已经恢复如常,“无事,只是想起一些琐事。”

上官若离也不追问,“你前几天带话找我,可是有事?”

“五皇子要去南安郡,说想开拓海上商路,我想问鱼儿有没有兴趣,有梅花阁的加入,对我们来说也是一种帮助。”凤锦行温润浅笑,眸子里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但他却在上官若离抬眸间,将这情绪很好的掩藏起来。

好吧,上官若离再次确定自己没有经商头脑,在五皇子提出开拓海上商路的时候,她只是想到五皇子小小年纪很有想法和魄力,却没想到让梅花阁也插一脚。

可是,梅花阁是靠贩卖情报为主要产业链的,经商开商铺都是为了收集情报做掩护。

出海,怕是要本末倒置了。

而且第一次远航探险,很可能有去无回,那些元老们不一定同意投入这笔物力、人力。

上官若离修长细腻的手指轻轻敲着桌子,在心里慢慢的权衡利弊。

凤锦行目光落在她葱白一般的手上,自嘲的笑了笑。

这明明就是一只女子的手啊,怎么自己以前没注意过呢。

此时,从第一次她救了他开始的一幕幕,像过电影似的在他脑海里闪过。

她在山上的木屋里救了他,看了他的窘态,为他处理浑身遍布的伤口,二人同乘一匹马逃避追杀,二人同在一辆马车里……在宫里,她又救了他,揽住了他的腰躲避危险……

“这件事与梅花阁的日常业务没多大关系,我需要与阁内的人商议一番。”上官若离说着,看向凤锦行。

见他俊脸通红,美眸湿润,不由得微微一愣,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这是生病发烧了?

于是,问道:“锦行可是不舒服?”

凤锦行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都没有听到上官若离的问话。

青峰扯了凤锦行一下,“公子,您怎么了?”

自己公子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想丢了魂儿一样?

瞧瞧这如玉的俊脸红的,莫不是生病发热了?

这么想着,伸手就探上凤锦行的额头。

凤锦行猛然从回忆中缓过神来,挡开青峰的手,“我没事,刚才在想事情。”

青峰好奇道:“想什么事脸这么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