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天狗噬月大法

关灯
护眼

疯狗.二 脑海

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八三看书 83ks.com,最快更新天狗噬月大法!

“对,对,就是它了,找人照顾他,他的身体,120,1,2,0。”

“120,有什么紧急情况?”

“程大夫似乎陷入了昏迷,请派一辆救护车来。”

紧接着一条灰色的灵缇犬,大约2米高,但是细长的体型,有一种诡异的美感,以及可怖的爆发力。

“啊,我看你找到了新的朋友。”

灰色的灵缇犬口吐人言。

“你都不关心你的老朋友,你冷酷得像【羽泉】唱的【冷酷到底】”

“羽泉?”

“对啊!羽泉。”

“可惜了~~不过,灰子,程大夫因为某种原因,进入了我的脑海,而你必须帮帮他。”

“而我为什么帮一个丘八?”

“为什么?我告诉你为什么!因为要是程大夫帮不了我们····那将是我们所有人的终结。”

——————————————脑海————————————————————

程大夫于万丈掉落在一个荒山野岭的草地上,周围长满着像是狗毛炸开一样的花朵。

外面的整个天空是无尽的紫红色,周围建筑群是一片荒野村庄,并且呈现绿油油的颜色,河水则是墨蓝色,树叶花朵都是紫色。

“唔···好,好的,深呼吸,没东西被摔断,我甚至没有受伤。”

“也许真的受伤了,我还稍微少点担心。他说,进入了一个疯子的脑海,但是我才是真的疯子,我一定是,我说,看看这个地方。”

程大夫看到地面上有一个化工厂的模具,有爆炸蘑菇云的形状,这个模具的颜色是黄灰色。

“化工厂爆炸,歪曲,这可能是对苟梓有某种象征意义吗?”

然后我听到了它,或者碰到了它!

地面上突然钻出来大量的蓝色灵缇犬,这些灵缇犬的肤色是蓝色的,但是耳朵则是苍白的颜色。眼睛是无尽的黑暗,爪子呈现的是鲜红。

“程文,你不应该来到这里。”

其中一个巨大的灵缇犬对着程大夫说道。

“你治不好我们的,大夫!”

另一只凑上来,嘴里留着口说,对着程大夫的**开始垂涎三尺。

“你,你们是谁?你们是什么东西?”

“我一定是在经历某种感官分离···也许感官在分崩离析···”

“不错嘛···你试图这样理解这些替换人格。”

这个时候灰子出现在程文的旁边。

“替代?你是说,替代人格?”

“但是辩解在这里帮不到你,它们在摧毁我们之前,是不会停歇的。”

“你是谁?”

程大夫被灰子咬住,叼在嘴里,就像是一块白色香肠。

“我是灰王,苟梓让我帮助你,我会尽我所能,他会发现,他有多么需要我。但是首先我们得摆脱【大黑天】的杰作。”

程大夫被甩的东倒西歪的,并且周围的场景在飞速变化,他有种马上就要吐的感觉。

“大黑天?我好像看过一篇【大黑天】的小说,但什么是【大黑天】?”

“我待会儿告诉你,‘百事通’,跟我来!”

(苟梓需要治愈,在正常情况下,这会是一个好现象,但是这距离正常情况差远了。)

程大夫看着飞速在身后离开视野的蓝色灵缇犬,它们的狂吠慢慢消失在耳边,它们的身影在眼中慢慢缩小以及与消失不见。

灰子带着程文,

进入了另一个地方。

这里像是地下城的墓穴,崎岖的底下藤蔓植物,还有莫名奇异的紫色孢子。

“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古代墓穴。”

“据说我们脑海里都有类似的建筑。”

灰子四处摸了摸,闻了闻,像是在寻找什么。

“不~不~~我是说~~这是什么地方?这整个地方!”

程文有些崩溃地大吼。

“我以为你知道的,你进入了苟梓的被折磨的脑海。”

灰子歪着头盯着大吼的程文。

“我希望你不会太娇气。”

“不,做我这行,就需要很强的承受能力。”

程文慢慢地整理一下情绪,顺便整理一下自己的衣服,他发现自己被叼住时候的牙印竟然不见了。

“好极了,因为这是一条秘密通道,也称为罪恶之旅。”

“罪恶?你在说人话吗?”

“这条苟梓脑海中的通道,是通过他想要埋葬的黑暗记忆挖掘堆建而成。”

这个墓穴仿佛四通八达,又仿佛狭窄幽暗,所有的光都仿佛不见,又好像都在墙壁上的紫色里面附着。

“【大黑天】的【替身】不能跟我们到这里来,不像我,他们不知道苟梓最深处的记忆、、”

“你也是个心理学家吗?灰王?”

“心理学家?当然不是、、、我是一个夜场歌手,偶尔是个享乐女郎。”

二人来到了一扇门前,这个门是一个类似底下银行保险库一样的门,但是时间太久了,铁锈,青苔,甚至不明的紫色液体还有黑色的发光物质在上面附着。

灰王:“你准备好了吗?程大夫?”

程文看着面色如常的巨大灵缇犬,问了一个问题。

“你能不能变成人体跟我说话?我觉得自己有些太怪异了。”

“如你所愿,先生。”

灰子变成了穿着银色西装的一名妙龄女郎,就是那种金融大厦里面,有钱大佬金融巨鳄的秘书的模样,头发是灰色的,有一种风流倜傥也飒爽英姿的感觉。眼睛通灵,桃花眼,柳叶眉,樱桃口,青玉鼻。

咔嚓~

门打开了

一个大型疗养院的大厅,周围的四四方方,板板正正,但是地面的颜色,是由无数的棕色地板砖组成,墙体是粉嫩的如同猪肉的颜色。

椅子是高钙饼干一样的颜色,并且椅子的靠背长得很像饼干,中间还有镂空。

在最中央的位置有一个露出侧脸的医生,黑发,得有1.8的身高,白大褂,但是头是豹子头,三角眼,有一种莫名凶狠。

“现在,观察我们面前的这个男人,一个心理医生、、、、”

“他有什么毛病?他看起来、、、像是被冻了起来一样。”

“他是一个高度受训的心理专家,不像你。”

“但是一个比他更强大更疯狂的意识控制了他。”

这个男子开始打开窗户,将自己半个身子伸了出去。

男子发出了“呃呃呃”的声音,古井无波的脸色下全是惊慌与恐惧,导致眉毛抖动了起来。

“是的,苟梓当时5岁,这个心理医生给他一段不好的时光,所以苟梓情绪失控了。”

“那是?”

“官方会说这是一场自杀,监控录像会显示这个医生凭自己的意愿走到窗边、、、”

“但苟梓清楚。”

程文:“不!别跳下去!”

“苟梓,停下!别这样!那个医生他只是想要帮助你,我保证你会后悔的、、、”

程文抓向苟梓5岁的模样发现自己穿了过去。

“没有用的,程大夫,这只是一段记忆轨迹、、、”

“这一切都已经发生了。”

程文想要去救这个医生,但是医生已经跳下了楼,看着跳下去的身影坠落,在跳楼的那一瞬间回头看向了天空,并且视线仿佛和程文对视了一下,程文看到了这个男子的无尽恐惧与痛苦。

“也许我和苟梓谈话~~和年幼的苟梓~~我可以~~开始治愈这个受伤的孩子的记忆。”

那无尽恐惧与痛苦让程文意识到苟梓的可怕,也明白了自己的使命以及重担。

“离他远点,程文。”

“我处理过一些心理十分失常的孩子,我想我~~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我警告你,先生,这也许是段记忆,但是在这里,记忆里有可能很危险。”

灰子冰冷的面孔以及注视,让程文打了一个寒颤。

(还记得电影导演的儿子,他想要毒死自己的妈妈?我真的和他建立起了沟通。)

程文蹲下来,软声软语地侧面对着坐在病床上的苟梓。

“苟梓,没人怨你做了什么,但是我想要你~~~”

这个时候苟梓面色发黑了一下,仿佛有黑影在他脸上闪过。

“从我的记忆里滚出去。”

苟梓面色凶狠起来,转过头盯着程文,嘴里竟然长出了巨大的犬齿。

“你生气了,苟梓,告诉我为什么、、、”

“从我的记忆里滚出去!!!”

苟梓脑袋后面的黑暗慢慢扩大,一阵黑暗从病床下开始蔓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