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五石玄天

关灯
护眼

第167章 宁泗故地

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八三看书 83ks.com,最快更新五石玄天!

乔先永斜睨了张婆一眼,向琪儿说道,“如果都收拾妥当了,咱们就先到府门口等夫人和小姐吧。”说完便一挥袖子径直向前大步走去,琪儿也连忙跟上,只留了一个站在原地无人理睬的张婆恶狠狠的盯着二人。

果然,来安江城时的车队马队已经整整齐齐的派在府门口,那两顶八人软轿也已经被擦拭的光光亮亮,似乎连上面的席幔都被接下来重新洗浆过了。乔先永刚站了片刻,就看到乔氏和浣香带着一行丫鬟婆子的走了出来。

乔先永此时心里纵然是有说不出的千百种滋味,但看到乔氏,仍然眼眶一红,亲亲热热的叫道,“娘!”

乔氏的态度却好像有所不同,不知是否还是在生早上的气,只绷着脸微微一点头,就在丫头们的搀扶下上了轿。浣香低着头紧随其后,只上轿前注视了乔先永一眼,眼神却极其复杂。

此时,一个随从牵了一匹高大的白马向着乔先永走来,恭恭敬敬的问道,“公子,请问是骑马还是坐轿?”

乔先永想了想说,“我先坐轿。”说完就带着琪儿登上了另一顶软轿。这八人软轿之中极为宽敞,不仅摆着一张软榻,一张方几,还有几个绣凳。乔先永在软榻上半卧半坐下来,嘱咐琪儿说,“琪儿,你就在一旁做你的活计就好。我昨夜睡的不好,头脑发沉,此时却想再睡一会儿。”

琪儿乖巧的点了点头,从身后一个木箱中拿出一条盖毯,轻轻盖在乔先永腿上,随后坐在绣凳上,拿出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花样绣起来。

乔先永心中不知道有多少纷杂的情绪涌入,再加上昨夜奔波了一夜,此时只觉得困累无比,坐在摇摇晃晃的软轿中,很快便睡着了。

再睁眼时,却见琪儿歪歪扭扭的靠在轿栏上,已经垂着头睡着了。

乔先永于是轻手轻脚的坐起身来,掀起软轿窗边的帘布向外望去,只见天色已经开始变暗,夕阳的余晖似乎洒满了路的尽头。经过大半天的赶路,一行人早已离开了安江城,乔先永睡觉之时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此时竟然已经来到了一个小城的城门前。

乔先永伸长脖子看去,那城门上挂了一块显然已经是风吹雨打多年的牌匾,匾上写着的字似乎是“宁泗府”。这又是到了何地?乔先永苦苦搜索着自己的记忆,好像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么一个城市。

“公子,喝点茶吗?”琪儿不知何时醒了过来,倒了一杯茶递给乔先永。看乔先永带着一脸茫然的神色向外张望,不由问道,“公子,咱们到哪里啦?”

乔先永接过琪儿手中仍然微温着的茶水,一口就全饮了下去,皱着眉头说道,“这地方我也没听说过,我看那城门上写着此处是宁泗府,咱们是快到城门口了。看样子,今晚是宿在这小城中。”

琪儿听到乔先永之言,手却一抖,本来拿着茶壶欲给乔先永再斟一杯茶,却泼洒了许多在地上,再抬起头时,已经红了眼眶。

乔先永见琪儿神色异样,于是坐回软榻之上,好奇的打量着她,低声问道,“琪儿,有什么不对吗?这宁泗府,倒像是你有所耳闻?”

琪儿端端正正的坐在绣凳上,用细不可闻的声音说道,“公子,实不相瞒,此处是琪儿的老家。琪儿在这里长到十三四岁,才随着母亲背井离乡,流落到千里之外,实在是又贫又困,母亲在遥远路途之中受了风寒一病不起,终于病逝。当时闫管家在市集上见我可怜,才将我买回府中做丫头。闫管家问过我来历,我只说是本地人,他也没有深究。”

“原来如此,此地竟是你的家乡。”乔先永喃喃说道。

琪儿笑中带泪的说道,“我已经离开两三年了,这辈子都没想过还能回来看看。”

此时软轿已经经过了城门,进入了宁泗府城中。乔先永又掀开轿帘看,只见这小城街道都不算宽,房屋鳞次栉比整整齐齐,却不知为何,街上没有任何行人游走,整个城中透着一片死寂。说是死城却又明显不是,每家房屋中都还能看到透出了烛光,显然都是有人居住。

“这也真是奇怪。”乔先永不由的说道,“虽然这宁泗府明显是个小城,但看起来这主街之上房屋却也不少,为何却连个人影子也没有?难道此处之人的生活习惯是早早休息不成?”

琪儿沉默的凑到乔先永掀起的轿帘旁边去看,同样也是看到了空无一人的街巷。她若有所思的想了想后说道,“公子,琪儿看这里如今之景象,与我离开时候没有两样,想来定是那人还在此处做郡守。”琪儿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这一句话,之后就又沉默不言。

乔先永奇怪道,“琪儿,你这话说的没来由的,到底是何意?”

琪儿却一副心如乱麻的样子,咬咬牙,似乎下了极大的决心,说道,“公子,两三年前,宁泗府换了一个新的郡守,可巧的是也姓宁。他刚来的时候,全城百姓还奔走相告,说什么宁泗府有宁大人来了,一定好生兴旺,百姓日子过的更为红火。

在宁郡守来之前,这宁泗府其实是一个安居乐业的小城。因为离京城不算太远,因此也有许多生意往来。再加上宁泗府有一绝,全中原都比不上,就是此处的绣工绣娘,手艺一等,都是古时这么千百年流传下来的绝技。当时,几乎家家都有织机,全中原各地来咱们宁泗府学艺之人,真是挤破了城门楼子。

因此,公子也可以想的到,这每年来宁泗府买织品的人有多少。我还听说过,这城中有几家的织品是直接供到皇城大内之中的,比内廷的绣工还要好出不知多少。

那个时候,这城中根本不是如今公子看到的模样,别说白天了,连这夜晚宵禁前都是人挤人,热闹之极。”琪儿说到此处,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